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13、013

13、013

目录

    第十三章梨花簪子

    难怪这么久,从来没听殿下喊过她名字,原来上次她和殿下说,他没记住啊,小梨花也不介意,“殿下,我叫黎香呀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孤知道,你可有什么小名?”

    这么小的小东西,总觉得正儿八经喊她全名有些不合适。

    原来殿下记住了,小梨花弯着眼睛,“我家里人叫我小梨花,阿梨,殿下你也可以这么喊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梨花,阿梨,”蔺望尘咂摸一下,“那孤便喊你阿梨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点点小脑袋: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进镇子,来到集市上,蔺望尘把小梨花放入怀中,轻声问:“阿梨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小梨花趴在他衣襟上,露着小脑袋四下里看了看,没看到什么想吃的,“我都行的,刚才吃了馒头还不怎么饿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看出她是没找到合适的,便提议:“那先去逛逛点心铺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往前走了一段距离,来到一家点心铺子,蔺望尘见小妖怪又躲了起来,也不问她,直接点了几样,每样都来了一包。

    掌柜的见来人身形高大,气势不凡,大半张脸却隐在斗篷的兜帽里,不愿见人,知道这定然是什么大人物,也不敢直视,恭敬客气地包好点心,双手递到他手上:“客官请拿好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问好了价钱,付了银两,提着点心出门,走到面馆,“小二,来一碗羊肉面,再单独来一份卤羊肉。”

    时候尚早,面馆还没什么人,小二热情洋溢地高声应好,回头朝里头重复一遍,拿抹布麻利地擦了擦桌子,一抬头不经意间看到蔺望尘的脸,一时呆住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还有长成这等俊俏模样的男子?怕不是什么妖精变的吧?

    小二目光过于直白,蔺望尘淡淡扫他一眼,小二感受到了极强的压迫感,忙低头,躬身退开了。

    眼前清静了,蔺望尘低头,轻声和怀里的小妖怪介绍起点心,“有白兰酥,蜜三刀,枣泥卷,云片糕,你要吃哪一种?”

    小梨花把他衣襟撑开一道缝隙,仰头看他,声音小小的:“殿下,我晚点再吃吧,别弄脏了你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低声说:“无妨。”回头用除尘术清理一下便可。

    小梨花想了想,“那我就要云片糕吧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打开云片糕的包裹,撕下一小片,用手遮着,悄悄递到怀里伸出来的那只小小手上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。”小梨花接过云片糕,又缩回去,用手接着,小口小口地啃着吃,力求不掉一个渣。

    蔺望尘单手撑头,低头看着怀里跪坐着的小东西,两只小手抱着点心,小心翼翼吃东西,他觉得甚是有趣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“客官,您的面和肉齐了,请慢用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小二端着面和肉放到桌上,这次一眼没敢乱看,放下碗盘,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梨花抬头,见太子殿下还在看她,她伸着小手比划比划,轻声说:“殿下,你也吃吧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点头,拿起筷子先夹了一块卤羊肉吃了,觉得味道不错,喊了小二又拿了一双筷子来,夹起小小一片,用手遮挡着递到胸口前,轻声问:“阿梨,你可吃荤,这卤羊肉不错,可要尝尝?”

    “要尝。”小梨花抬起头来,伸出一只小手接过,啃了一口,软烂鲜美,她眯起眼睛: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见小妖怪吃得高兴,蔺望尘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了笑,夹起一筷子面慢慢吃起来。

    店小二见着这一幕,跑到柜台后,把脑袋凑到掌柜的耳边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爹,我怎么瞧着那黑衣客官像是个……”小二用手点了点自己脑袋,“有毛病的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装作不经意,瞄了一眼正专心吃面的蔺望尘,不解,“怎么了,人这不好好的嘛。”

    小二又往过凑了凑,八卦兮兮,“我瞧见他偷偷往怀里夹肉了,还莫名其妙地笑,爹你说,谁好人这样?”

    掌柜的上了年岁,到底比自家愣头青儿子见多识广,“兴许那位客官怀里揣着只猫儿啊狗儿的呢,别神神叨叨的,赶紧回后厨帮你娘干活去。”

    修道之人耳力过人,蔺望尘听到父子二人的话,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妖怪。

    别说,细细一想,他还真像养了只小猫崽儿。

    小梨花也听见掌柜的说她是猫儿狗儿,神情一呆,抬头去看太子殿下,正和他含着笑意的视线对上。

    看着嘴里叼着羊肉傻呆呆的小妖怪,蔺望尘眉目舒展,伸手摸了摸胸口,隔着衣服安抚。

    “人家是小梨花,才不是猫猫狗狗。”小梨花小小地哼了一声,低下小脑袋继续啃羊肉。

    被父亲训了,可小二聊兴未尽,又狐疑地看了一眼那桌,小声嘀咕:“这世道,大人物们都奇奇怪怪的,前阵子那个,抱着个断腿姑娘来吃面的郎君,也是诡异得很,人家姑娘都把面碗砸了,还抽了他一巴掌,他还哈哈笑……”

    掌柜的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,抬腿踢了小二一脚,低声斥道:“那些大人物岂是你我这等小民能胡乱编排的,赶紧去帮你娘和面去,待会儿人多了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小二挨了揍,挠挠头,往后厨走。

    小梨花窝在太子怀里,左一口羊肉,右一口云片糕,边吃边听父子俩聊天,听那怪人被揍了还笑,觉得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那姑娘断了腿还那么大脾气,可见性子是个火爆的。

    等等,断腿?

    小梨花蹭地站起来,用小气声喊他:“殿下,殿下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低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梨花急得钻出半个小身子,用拿着羊肉的小手指了指小二的背影,小脸上满是焦急,“殿下你帮我问问那个断腿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?”蔺望尘放下筷子,掏出帕子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小梨花忙不迭点着小脑袋,也顾不上再隐瞒:“有可能是我姐姐,我姐姐不见了,我在找她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小二要走进厨房,小梨花急得直蹦跶:“殿下,殿下,快喊他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出声将人喊过来,小梨花嗖一下缩回去,静静贴着他衣襟声仔细听着。

    小二看了一眼还剩下一半的面和肉,客客气气问:“客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方才你说的那位断腿姑娘,劳你细细讲来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小二和掌柜立马知道,刚才他们的悄悄话被人听了去,齐齐尴尬变脸。

    看着那吃饭也带着帽兜,浑身上下散发着冷漠气场的男子,小二忐忑不安,忙鞠躬作揖陪笑脸:“对不住客官,是小人嘴贱,还望您大人有大量,莫要与小人计较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也放下了算盘,静静看着这边的动静,随时准备出来磕头道歉。

    蔺望尘一抬手:“无妨,你只管说说那男子和那断腿姑娘。”

    见他没有生气,只是打听事,小二心里一块石头落地,旺盛的表达欲顿起,正想开口,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掌柜的,掌柜的微微摇头示意他别多嘴多舌,小二又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蔺望尘见状,往桌上放了一枚银锭子,语气不容置疑,“说。”

    连威逼带利诱,小二不敢再拒绝,拿起桌上的银子攥在手里,讲了起来,还挺绘声绘色。

    “客官,您是没瞧见哪,那位郎君和那位姑娘真可谓天人之姿,郎才女貌,那郎君就不说了,那位姑娘长得,小人这辈子就没见过那么美的姑娘,怎么说呢,美得就不像人。”

    蔷薇姐姐就长得格外好看,可天下妖精多貌美,光凭容貌还不能确定是不是她。

    小梨花想让太子多打听打听,一看两只手都占着,就用头在他胸口磕了磕。

    蔺望尘低头去看,就见小妖怪用小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裙子,又指了指小脑袋。

    蔺望尘领会,抬头又问,“那姑娘作何打扮,头上可有戴什么特殊的物件?”

    小二想了想,一拍巴掌,“您这一说,小的想起来了,那姑娘一身红衣,头上戴了一枚素色簪子,一簇白色的小花,那位郎君眼神凶得很,我也没敢多看到底是什么花,就是觉得那姑娘一身艳丽的红衣,该配一朵红色花才更搭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低头看,就见小妖怪仰着小脑袋,一双大眼睛已然蓄满泪水,嘴角扁扁,眼看要哭。

    蔺望尘了然,看来那姑娘就是她姐姐了。

    见她两只小手还拿着没吃完的羊肉和云片糕,他伸手接了过来,又递进去一枚帕子。

    见这位客官又古古怪怪在怀里掏东掏西,小二忙把头低下去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等小妖怪用帕子一角擦了手,随后抱着帕子抬起头来,蔺望尘这才看向小二:“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小二继续:“只是不知道为何,那姑娘双腿都断了,绑着夹板,不过看得出,那郎君是真心宠爱她,抱进抱出,被打了也不生气,那么多人看着呢,他还笑,要搁我,我都觉得下不来台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又问:“他们可有说什么话?”

    小二摇头:“那位郎君一看就是位大人物,先是进来十几个带武器的护卫,一进来就每张桌上丢了银子,把还没吃完的客官全都赶走,清了场,那位郎君才抱着人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们上了面,就被赶到后厨去了,一直到人走,我们才被放出来,小的也就是借着端面的功夫打了个照面,没机会多看多听。”

    当时那郎君明明正冲着那姑娘笑,见他看那姑娘,冷冷瞥了他一眼,那眼神里浓浓的杀意,他至今难忘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小二忍不住抱着胳膊打了个寒颤,“客官,当时小的躲在门缝里瞧见那姑娘摔了碗,打了那郎君一巴掌,后来就没敢再看了,小的就知道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又仔细问了问那郎君的模样,还有护卫的打扮,以及他们出现的时间,之后见再问不出什么,便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