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19、019

19、019

目录

    第十九章狐假虎威

    蔺望尘颔首,“好,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来说?”小梨花一愣,转头看着太子,有些胆怯,“可是殿下,我这么小,他们要打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置街头濒死的百姓于不顾,在这里嘻嘻哈哈,大吃大喝,可见都不是什么好人,说不定里面有人会什么法术呢。

    “莫怕,孤在,无人动得了你。”蔺望尘鼓励道。

    小妖怪的胆子太小,需要锻炼。

    见小妖怪还犹犹豫豫,蔺望尘猜到她的顾虑,把她往肩上一放:“你藏在这里说,无人瞧得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可以。”小梨花坐在太子肩上,一手扶着他的耳朵,一手扯了扯帽兜把自己挡住,有些兴奋:“殿下,我能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吗?”

    “可。”蔺望尘应道,抬脚从暗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梨花在黑色帽兜的遮掩下,抬手使出一招梨花飞舞。

    一柄飞速旋转的小花剑射出,击中众人身后屋子上的牌匾,砰的一声,牌匾碎裂,碎块掉落一地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席间所有人齐齐震惊,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就见一道男子身影,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几步之外,那人身形高大,一身黑袍从头遮到脚,微微低着头,只在帽兜下露出下半张脸来,唇色鲜艳,肤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鬼吗?”不知谁颤颤巍巍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全都离席,往屋门方向涌去。

    见这些人要跑,小梨花从帽兜里探出小脑袋,大喝一声: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随着小梨花的一声吼,蔺望尘手掌下压,平地刮起一阵狂风,给小梨花造势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本就有鬼,沉沉夜色下,狂风骤起,廊下灯笼摇摇晃晃,灯影重重。

    再一听那男子发出女子声音,越发断定是鬼,这下再也顾不得仪态,你推我搡,争先恐后往屋里跑。

    小梨花焦急不已,小手扒着太子耳朵,悄声求助:“殿下,殿下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抬手,隔空一抓,一拽,再一摔,拼命往屋子里跑的那些人像是被谁扼住了喉咙,后退两步,全都腾空飞起,又重重落地,摔得狼哭鬼嚎,也不待缓过劲儿来,连滚带爬跪起来哐哐磕头,嘴里一句一个仙人饶命,仙人饶命。

    被赶到远处候着的丫鬟小厮们,听到动静跑来查看,一见院中站着的那一道黑袍翻飞的鬼影,还有满地跪伏着的老爷们,吓得全都跪成一团,瑟瑟发抖,跟着一起喊饶命。

    太帅了。小梨花忍住拍巴掌的冲动,看了一眼太子殿下,两眼直冒星星。

    有心夸几句,可办正事要紧,她再次故意板着嗓子出声:“只要你们把桌上的饭菜拿去分发给城中灾民,本大王今日就饶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地上跪着的人悄悄交换眼神。

    本大王?难道这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,不是鬼,是妖?

    可一般妖物现身人间,不都是要魅惑人心,吸人精魄,增长修为的吗,怎么这妖的要求如此奇怪?

    不管地上那群人如何想,蔺望尘成功被小妖怪那一句虚张声势的“本大王”给惹笑了。

    听到那声轻笑,小梨花不满,小手在他大耳朵上轻轻掐了下,趴到他耳边轻声警告:“殿下,打劫呢,别笑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忍笑点头,示意小梨花继续。

    小梨花见那些人傻呆呆仰着脑袋,似乎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她又是一声大喝:“本大王的话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,听到了。”以县尉为首的众人急忙应,别管这妖怪为何提出如此怪异要求,可只要不杀人,就是老天开眼。

    小梨花见他们还傻傻跪在地上,又骂道:“还磨蹭什么,还不赶紧起来干活。”

    众人忙不迭应是,爬起来,也不分主子奴才的,齐齐上手,找食盒的找食盒,装菜的装菜,一时间,杯碗相撞,叮叮当当。

    小梨花满意地看着,又吩咐:“记得带上水,每人先发一碗水,今天晚上,本大王要城里所有灾民都能喝上一碗水。”

    县尉一想到城中那数不清的灾民,便觉得头疼,大着胆子回了一句:“仙人,家里的碗怕是不够用,再说,那么多灾民,人手也不够啊。”

    还不待小梨花出声,蔺望尘抬手,隔空卡住县尉脖子,往地上一摔,冷声道:“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妖物又变成男声,被摔得七晕八素的县尉不敢再有任何异议,忙不迭磕头应好。

    小梨花接着说:“那些百姓饿了许久,先不要给太多,免得撑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把米拿出来,熬粥,从现在开始,就在县尉大人的家门口施粥,一直施到朝廷派人下来赈灾为止。”

    这等大灾之下,还能置办这么丰盛的宴席十几桌,刚才又收到这样那样的贵重贺礼,这位县尉家中绝对是不缺钱的。

    县尉两次脚跨鬼门关,纵使有再多不满,也不敢再多说一个字,一连串地应好。

    心里却在盘算着,先把这妖物糊弄走,随后怎么办还不是他说了算。

    蔺望尘看着县尉的表情和目光,猜到他心中所想,低声提醒心地单纯的小妖怪:“警告一番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瞬间领会,“本大王会时刻盯着你们的,若是有人胆敢阴奉阳违,犹如此桌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一道小花剑飞出去,砰的一声,直接把院中纳凉的石桌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被戳中心思,县尉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可也不敢抗议,躬身应好。

    事情交代完,谅他们也不敢再耍什么花招,蔺望尘带着小梨花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眨眼就消失的黑影,众人如同劫后余生,这才发现炎炎夏日,全都出了一身冷汗,想到刚才那一幕幕,没人敢停下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离开县尉府,小梨花还是担心那些灾民,央着太子带她又巡视了一圈,直到看到县尉府的那些人赶着马车,挑着担子,陆陆续续出来分发水和食物,县尉府大门口也架起了两口大锅在熬粥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两人往回走,小梨花不解:“县尉这么作威作福,难道县令大人就不管的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不甚感兴趣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点头。也是,殿下说过,朝堂上的官员贪墨成风,忙着争权夺利,这么偏远的小城,出个这样的县尉倒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住处,蔺望尘和方竹吩咐了句,明日早起除蝗,便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那痛快的一幕幕,小梨花情绪激昂,心潮澎湃,扶着太子耳朵站起来:“殿下,本大王厉不厉害?”

    蔺望尘忍俊不禁,把在他肩头小小蹦跶的小妖怪拿到手上,一本正经答道:“厉害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坐在他大手上,轻轻晃着两只小脚丫,语气欢快:“殿下,我以后还要多多历练,等我变回去,我就能一个人行走江湖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蔺望尘语含笑意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殿下那威风凛凛的抬掌起风,小梨花抱着小拳头朝他拱了拱:“殿下,阿梨想拜你为师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眉梢微扬:“你想和孤学什么?”

    小梨花小手比划着:“就学那招刮大风就行,好有气势,还有那一抓一摔,那招也想学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的本事她都想学,可一下说太多,显得她太贪,怕殿下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蔺望尘见小妖怪两只小手比划得可爱,嘴角上扬,一时没松口。

    小梨花以为殿下不同意,决定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想了想,直接跪在他手心上,朝他磕了个头: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殿下,你收了阿梨吧,往后阿梨一定会孝顺你,给你养老送终的。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