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29、029

29、029

目录

    第029章 阿梨厉害

    头一次听到辣眼睛这种说法, 蔺望尘忍不住轻笑出声,故意逗她:“什么辣眼睛?”

    “别问那?么多,快闭眼。”小梨花整个扒在太子殿下的脸上,生怕他看到不该看的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可是个道士, 不能看这么香|艳的场面, 免得坏了道心。

    小妖怪这突如其来的霸道, 蔺望尘很?是受用?, 心情甚好, 从善如流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见她手脚并用?扑在他脸上怪费劲的,蔺望尘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条黑色飘带来, 捏在手里晃了晃,体贴地说?:“阿梨你?先下来, 我用?这个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一看这个方法好,松手之前,又不忘叮嘱:“你?不能睁眼哦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睁。”蔺望尘点头, 示意她放心。

    小梨花这才?松开手, 顺着他的脸, 攀岩一样, 挪到他脸侧, 钻进他帽兜, 盯着他:“快系上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抬手, 把黑色飘带蒙在眼上,绕到脑后, 打了个结。

    小梨花探着身子, 伸着小手到他眼前晃了晃,见他毫无反应, 满意点点小脑袋,从他帽兜里钻出来,站到他肩头。

    明明有人来,可池水中?央的女子竟还自顾自地撩水玩,简直目中?无人。

    小梨花两只小手往腰间一叉,大声问:“你?好,你?是姑获鸟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女子不曾回头,甩了甩一头滴水的长发?,又钻进水里,游了一段距离,从前头又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小梨花困惑不已:“不应该啊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低声提醒:“姑获鸟偷孩子,养孩子时自称夏获鸟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恍然大悟,清了清嗓子,朝那?一会儿钻进水里,一会儿冒出来的女子大声说?:“夏获鸟,我们找你?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这次,女子转过身来,面容艳丽,丰|腴|妖|娆的身段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身材可真美?呀。

    小梨花同为女子,都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,看过之后,下意识低头打量自己,羡慕得暗自叹气。

    同样是妖,差别怎么这么大呢。

    姑获鸟明明听到两个人对话?,可转过身来,发?现岸上只站着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高大男子。

    她一愣,随即掩唇娇笑:“呦,我还当是一对拈酸吃醋的小夫妻,没成想竟是个雌雄同体的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表情一僵,反应过来这姑获鸟是没看到她,忍不住小声嘀咕:“好好一只鸟,眼神可不咋好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嘴角上扬:“确实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踮起脚尖,高高举起一只小手,努力挥了挥:“才?不是什么雌雄同体,我们是两个人,我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?”姑获鸟和猫头鹰的习性一样,习惯于昼藏夜出,白?天眼神不大好,听到小梨花如此说?,她眯起眼睛努力地看。

    好好一个妩媚动?人的大美?人,眯着眼睛,伸长脖子往前看的样子,看起来有些好笑,小梨花跳了跳脚:“这,这!”

    小妖怪在他肩头又蹦又跳,努力证明自己的存在感,成功把蔺望尘逗笑了。

    小梨花不满,抬起小手,在他大脑袋上拍了一下,悄声警告:“殿下,我们是来办正事的,你?别总笑,没得失了气势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越是这样说?,蔺望尘越发?觉得有趣,小小一只,还想要什么气势。

    可察觉到一只小手已经隔着帽兜在掐他的耳朵,他只好强行把笑意压下。

    见太子殿下终于严肃起来,小梨花转头看向姑获鸟。

    小梨花的个头实在是太小,又身着一身黑色小斗篷,站在同样一身黑色大斗篷的蔺望尘身上,别说?姑获鸟眼神不好,就是个正常人,也得仔细看才?能看得到。

    姑获鸟伸头眯眼瞅了半天,还是没看见,直起身来,语气不善,“既然找我,为何鬼鬼祟祟不肯现身?”

    小梨花叹气,小手摸摸蔺望尘脑袋:“殿下,往前走几步吧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应好,抬脚往前走了约么有七八步的样子,小梨花喊停,他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小梨花把小帽兜一摘,小脑袋露出来,再次挥手:“看见没?”

    姑获鸟这才?瞧见,黑衣男人肩上那?个巴掌大的小人,她扑哧一声笑了:“哪里来的小蚂蚁,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人家?才?不是小蚂蚁,人家?是小梨花。

    小梨花哼了一声,可也没空跟她啰嗦,两只小手往腰间一叉,开门?见山:“夏获鸟,我问你?,原鹿城那?些孩子,是你?偷的吧?”

    一提起孩子,刚才?还笑意盈盈的姑获鸟脸色骤然一变,眼神凶狠地瞪着小梨花: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来自大妖的威胁,吓得小梨花一抖,在蔺望尘肩头小小往里挪了两步,靠在他脑袋上,小手摸着他耳朵,心里底气才?足了些:“我们是来要孩子的,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妄想,那?些都是我的孩子,我看谁敢动?!”姑获鸟从水中?跃出,背后陡然生出一双彩色翅膀,双臂抬起,两只手长出锋利的指甲。

    “殿下,要打起来了。”小梨花扯着蔺望尘帽兜,嗖一下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蔺望尘哑然失笑,手伸进帽兜摸了摸小妖怪:“莫怕,打就是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直往他脖子后钻:“她是上古妖兽,我可打不过,还是你?来吧。”

    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赶紧跑,绝不强行逞能,这是她小梨花的处事原则之一。

    “莫怕,我在,不会让你?吃亏。”蔺望尘伸手把怂唧唧的小妖怪掏出来,拿在手心,先安慰,再鼓励,“阿梨最近修为大有长进,这是个很?好的机会历练,你?不试试?”

    小梨花想了想,重振旗鼓,小手握拳:“行,打就打,打不赢我还打不输嘛,不怕她。”

    “阿梨好气魄。”蔺望尘忍笑,把小妖怪放在肩头。

    姑获鸟已经等得不耐烦,但?想着自己那?些孩子还等着她回去喂饭,她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,耐着性子等待,同时不停扇动?翅膀,吹动?池面水波翻腾,想以此吓退二人。

    那?小蚂蚁她压根就没看在眼里,可那?黑衣男人,貌似寻常人族,却太过从容,高深莫测,她不敢轻视。

    小梨花站到太子殿下肩膀,伸手扯下他眼睛上的飘带,小声叮嘱:“殿下,你?看着我点,别让我挨了打,我很?怕疼的。”

    姑获鸟在空中?吹了这么半天,衣裳干透了,看着得体多了。

    再说?,生死关头,她也顾不上殿下会不会辣眼睛了。

    蔺望尘忍笑睁眼,点头说?好,“阿梨只管打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得了太子的话?,小梨花放下心来,小斗篷往后一甩,大声道:“姑获鸟,我再说?一次,放那?些孩子回家?。”

    姑获鸟想都没想,直接拒绝:“不可能,谁也别想抢走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?就没什么好说?的了。”小梨花小手一抬,先是使出一招梨花飞舞,一柄旋转飞舞力道强劲的小花剑朝着姑获鸟冲去。

    “就这?”看着那?柄小小花剑,姑获鸟嘎嘎怪笑,一翅膀扇过来,就把小花剑凌空拍碎,香气宜人的梨花花瓣洋洋洒洒落满水面。

    大妖就是大妖,还真挺厉害,小梨花暗自感叹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很?弱,所以姑获鸟嘲讽她,她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是她妖生以来,头一回正面迎敌,一招使出,竟莫名兴奋起来,一抬手,又是一柄小花剑,紧接着又是一柄……

    一柄,一柄,又一柄,姑获鸟连番扇动?翅膀将花剑一一击碎。

    两妖修为悬殊,小梨花这样,就像一个孩子对着大人扔烂菜叶子,不疼,但?烦人。

    渐渐的,姑获鸟不耐烦起来,“还有没有别的招,都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留了心眼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一招,就敢上门?送死?”姑获鸟抖了抖翅膀,作势就要朝小梨花冲过来,打算一次性解决掉这两个讨人厌的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蔺望尘侧头,静静看着肩头的小妖怪,见她不骄不躁还在出招,他目露赞赏,背在身后的右手已经掐了个诀,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小梨花眼看着姑获鸟越飞越近,两只小手一挥,换了招数,梨香醉人。

    出完招,她立马钻到太子帽兜里,躲在他耳朵后,偷偷往外?看。

    就见人身鸟翅的姑获鸟飞着飞着,动?作忽然慢了下来,翅膀慢腾腾扇了几下,扑通一声掉在地上,眼皮开开合合,随后紧紧闭上,不动?了。

    “我打赢了?”小梨花难以置信,嗖一下从太子帽兜里蹿出来,扶着他的脸,弯着小腰往下看。

    蔺望尘鼓励道: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蹦到地上,走到姑获鸟面前,用?小手拎着她彩色睫毛,掀开她的眼皮,“喂,姑获鸟?”

    姑获鸟眼珠子一转不转,睡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小梨花开心得要命,一蹦三尺高:“殿下,我打赢了,我打赢了!”

    披着小斗篷的小妖怪一蹦一蹦,活脱脱一只小兔子,蔺望尘伸手把她捞住,托到面前,笑着看她。

    小梨花热血沸腾,兴奋得要冒烟,站在蔺望尘手心手舞足蹈:“殿下,那?可是姑获鸟,上古妖兽,我竟然打败了她!我厉不厉害?”

    蔺望尘回答得格外?认真:“厉害,我们阿梨当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踮起脚尖,够到太子的脸,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我能有今日的战绩,那?也有哥哥你?的功劳,要不是你?给我输的那?些灵力和修为,我今天也不能一举即胜。”

    小妖怪兴奋地絮絮叨叨,没留意到在她身后地上,晕了片刻的姑获鸟已经歪歪扭扭站了起来,她晃了晃脑袋,一抖翅膀,准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