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9、009

9、009

目录

    第九章有惊无险

    按理说,二人不足两日的相处,本不该出现如此难分难舍的分别场面。

    蔺望尘蹲在地上,看着那泫然欲泣的小东西,着实有些难以理解她这汹涌澎湃的丰富情感。

    可小梨花就是伤心,背着小包袱,眼泪汪汪往前走,两步一回头,三步一挥手:“送君千里,终有一别,殿下,回吧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看着看着,竟也莫名生出一丝牵挂来,也跟着挥了两下手回应:“去吧,贴着边走,留心行人,莫被踩到。”

    挥手的动作也不敢太大幅度,生怕一不小心扇起一阵风来,把那蜗牛一般慢吞吞往前走的小东西给扇飞了。

    “知、知道了。”小梨花抽抽搭搭地应,一双小手攥着胸前包袱打的结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小妖怪腿再短,可一步一步一直在走,终究还是走出了巷子,贴着墙角转了个弯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蔺望尘撑着膝盖站起,正欲转身,就见小东西扒着墙角,探出一个小脑袋来,偷偷瞅了他一眼,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蔺望尘站在原地,又等了一会儿,见她再没回头,这才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哎,真没想到,殿下竟是这样好一个人的。”小梨花抬起小手抹了抹眼睛。

    虽然不舍分离,可蔷薇姐姐还等着她去找,她没时间伤感。小梨花深吸一口气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夏日正午的阳光很是有些刺眼,小梨花抬起两只小手遮在额头上。

    宽大街道上,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看着一个个大巨人,还有那一脚就能把她踩扁的一只只大脚丫子,小梨花吓得紧紧贴着墙根蹲成一团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不知是嫌太热,还是着急回家吃饭,行人各个脚步匆匆,无人留意到她。

    小梨花微微松了一口气,低头看了看,自己这一身小碎花裙还挺惹眼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往地上一躺,滚了两滚,再爬起来,小白裙就变成了和路面颜色差不多的小灰裙。

    小梨花很满意,昂首挺胸,贴着墙根往前走。

    可硕大的京城,茫茫人海,要找一只妖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小梨花迈着两条小短腿,漫无目的地一直走,一直走,仔细寻找蔷薇姐姐的气息。

    走了好久好久,小梨花热得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有太子殿下给她输的那些灵力在,累倒是不累,就是有些饿了,早上两人忙着炼化妖丹,都忘了吃饭。

    小梨花坐在街边的一块小石头上,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,“早知道就吃了晌午饭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太子府好看又好吃的点心,小梨花回头瞅了一眼,一瞅呆住了,她以为都走出去好远了,结果还能看到刚才和太子殿下分别的那个巷子口。

    小梨花叹了口气。这样下去,怕是走到天荒地老,也走不完京城,要何时才能找到蔷薇姐姐呀。

    不行,得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小梨花正琢磨着,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紧接着是一连声的呵斥:“八百里急报,闪开,闪开!”

    路上行人往街道两边涌,一个挑着两筐甜瓜的老伯腿脚慢,差点儿被马撞上,踉跄了几步,就往小梨花这边倒。

    小梨花吓了一跳,下意识施展灵力扶了一把,老伯堪堪站稳,两只筐还是重重落在了地上,小梨花利落蹦开,才没被砸到。

    老伯回头,寻找出手相助之人,可在他身后并没有人,他捂着腰一脸困惑,“怪了,没人扶吗?”

    小梨花躲在筐边,躲着老伯的视线。

    老伯看了一圈没找到人,只当自己产生错觉了,再次把扁担挑起来接着走。

    看着晃动的瓜筐,小梨花灵机一动,快跑几步追上,猛地一跳,两只小手扒住筐边,迅速翻了进去,挤进瓜的缝隙之间藏好。

    哇,这下可快多了。看着两边快速移动的街景,小梨花开心地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找到新的方法,小梨花的行程快了许多,搭着老伯的瓜筐走了好一段路,眼看老伯要拐进一个巷子,她及时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蹲在街边等了一会儿,见一个小贩推着一辆装了鸡笼的独轮车经过,小梨花趁小贩和路人打招呼,眼疾手快跳上去,钻进鸡笼里,吓得一笼母鸡咯咯哒咯咯哒叫个不停,还有一只竟然学公鸡打起了鸣。

    小贩不明就里,抬手在鸡笼顶上用力敲了敲:“吵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不敢再随意使用灵力,两只小手抱在一起,朝母鸡们不停作揖,小小声说:“鸡大姐,拜托拜托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母鸡们听懂了,还是被小贩吓到了,哆哆嗦嗦挤成一团,不再咯咯哒。

    小贩走到一户人家门口,要卸货,小梨花又赶紧捡了根鸡毛,挡着自己的脸,蹦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路换乘,一下晌的功夫,小梨花也逛了不少地方。

    可一路走来,还是没有任何蔷薇姐姐的气息。

    两人朝夕相伴上百年,但凡有一顶点儿蔷薇姐姐出现过的痕迹,她绝对能察觉到。

    没有,就是说蔷薇姐姐没来过这些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小梨花没有灰心,京城那么大,她总得全部找过一遍再说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她得找个地方先吃点儿东西。

    小梨花坐在一位婆婆的菜篮子里,拿了片菜叶挡在头上,四下里打量,寻找下一个合适的下车地点。

    不成想,一个错眼,竟和婆婆背后背着的奶娃娃对上了眼。

    那小娃娃也就一岁左右,胖乎乎的小脸,正在啃手,盯着小梨花看了会儿,竟咯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婆婆看不到娃娃,听他笑得开心,回手拍了拍他的小屁股蛋,喊了句乖孙儿,也跟着一起笑。

    小梨花冲小娃娃摆了摆手,可越摆,小娃娃越笑,竟还在婆婆的背上兴奋地撅哒起来,若不是有背兜兜着系在身上,婆婆定然要背不住。

    小梨花也被逗乐了,不敢笑出声,用力捂着嘴。

    正笑着,她突然一愣。蔷薇姐姐的气息?

    小梨花扭头看向身旁一眼望不到顶的高墙,再仔细感受一番,脸色一喜,和小娃娃挥手作别,从菜篮子里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小梨花顺着墙根,撒开腿跑起来,顺着院墙,一路跑到这户宅院的大门,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确定蔷薇姐姐来过这里,小梨花激动不已,心嘭嘭直跳。

    她扬起小脑袋,看着灯笼映照下的匾额,用小手点了点,“凌王府。”

    这里竟是个王府,蔷薇姐姐不是跟一个书生走的,怎么会来这凌王府。

    小梨花满心疑惑,打算进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看着紧紧关闭的大门,她贴着墙根爬上台阶,蹲在高高的门槛边,静静等着。

    等了许久也不见大门打开,她又顺着墙根找到偏门,这回不过多时,门就开了,有两位管事打扮的男人匆匆走了出去,小梨花趁人不注意,嗖地溜了进去,躲到了门内的桂花树后。

    守门的小厮把门关上锁好,站到一旁打起哈欠。

    小梨花借着夜色的掩护,在凌王府内顺着蔷薇留下来的那一缕淡淡的气息往前走,走着走着,来到一处院落前。

    院门关着,门边还有两个腰间佩刀的人在看守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的妖气被殿下给的玉佩完全掩盖住了,可小梨花还是很紧张,她没敢从门口进,沿着墙根走了一段距离,找到一个狗洞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走出狗洞,就和一只呲牙咧嘴,口涎乱流的恶犬对上了眼。

    那体型庞大的恶犬凶神恶煞,朝着小梨花发出低低的吼叫,已经做出攻击的姿势。

    小梨花吓得花容失色,一屁股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要说这世上,小梨花最怕什么,那第一是捉妖师,第二就是狗了,尤其是这种大型恶狗。

    上一世她被邻居养的一只大狼狗追过,还咬了一口,那种恐惧,转世难忘。

    那以后,她时不时地就做噩梦被狗追,被狗咬。

    不过梦里不再是那只大狼狗,而是一只红色眼睛的红毛狗,不对,是一群狗,好多个脑袋,好多双赤红的眼睛,想想就让人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不怕不怕,你是妖,它是狗,阿梨不怕!”小梨花颤着声给自己打气,抖着腿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那恶狗见小梨花站了起来,吠了一声就朝她扑过来,小梨花一抬手,一阵香气飞出,恶犬在离小梨花几步远的地方停住,直不楞腾往旁边一栽,倒在地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梨花心有余悸,拍着胸口表扬自己:“好棒,阿梨好棒。”

    可还不等她哆嗦的双腿缓过劲儿来,就听屋门方向传来一道厉声叱喝:“何方妖孽,胆敢擅闯凌王府!”

    小梨花脸色大变,转身就往狗洞里面跑,还不等跑进去,就被人提着领子拎了起来,小梨花吓得魂不附体,回手就是一招梨花飞舞。

    身后之人没料到小梨花会出手,猝不及防中了招,闷哼一声,咬牙低声骂道:“蠢东西,是我。”

    一听那熟悉的暴躁声音,小梨花大喜过望,扭头去看:“菩提哥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出去再说。”菩提拎着她越过高墙,几个起落飞出了凌王府,几名道士和王府侍卫呼喝不止,一路紧追,菩提手里攥着小梨花,飞檐走壁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同一时刻,太子府内,太子殿下蔺望尘用帕子捂着嘴,咳得撕心裂肺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