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27、027

27、027

目录

    第027章 也不年轻

    对于太子殿下突如其来的提议, 小梨花不大能接受:“殿下,我喊你哥哥,这不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师父就是老?师, 只?要教了她东西?, 别管年?龄大小, 都可以称为老师。

    可?哥哥就不一样了, 她一个一百多岁的小老?太太, 喊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叫哥哥,那?不差辈了嘛。

    蔺望尘单手放在脑后, 低头看着小妖怪,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你还这么?年?轻, ”小梨花伸着小手指了指他,又指了指自己:“我这比你大那?么?多岁,差了好几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算不上年?轻。”蔺望尘意味深长道,用指尖捏住小妖怪比划的小手, 轻轻摩挲了下, “即便你我年?龄有差, 从容貌上看, 也是同辈人。”

    先前师父都喊得, 兄长自然也喊得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?说, 小梨花点点小脑袋, 颇有些自豪:“那?倒是的,别看我都这么?大岁数了, 可?我们精怪看起来就是年?轻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小梨花一想这么?好看的殿下, 再过?上个二三十年?美貌就将不在,心中大为惋惜。

    想了想, 点了头:“那?成吧,反正殿下你越来越老?,喊你哥哥就喊你哥哥吧。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为着称呼在这讨论来,讨论去,全然忘记,其实,他们二人本是挂着夫妻的名?头。

    听着小妖怪略带嫌弃的语气,蔺望尘轻笑,伸手摸摸小妖怪的小脑袋,“早些睡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应好,小手摆了摆,“殿下哥哥也早些睡。”

    听着那?甜甜的一声哥哥,蔺望尘眼底的笑意渐浓,体?贴地帮她把小梨花簪子拿下来,“睡觉就莫戴着了,免得不小心扎到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甩甩小脑袋,顺滑的头发披散下来,“这是我的花枝变的,扎不到我的,不过?摘了也行,这样睡更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说着,爬回他的衣襟,躺好了。

    刚躺下,又探出小脑袋来,态度诚恳:“殿下,你我二人萍水相逢,你对我却百般照顾,我还朝你发那?么?大的脾气,我也不对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蔺望尘大手隔着衣裳罩在小妖怪身?上:“阿梨对我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小梨花心虚,她哪里?做过?什么?对他好的事,忙又承诺,“殿下,我以后不会再乱发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一根手指在小妖怪头上摸了摸:“我是个粗人,若我哪里?做得不好,你该发脾气就发,不必刻意忍着。”

    他越这样说,小梨花越觉得愧疚,愧疚之余,感?动得差点儿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殿下为她做了那?么?多,还这么?宽容,这是多么?好的殿下呀。

    她抱住他的手指,小脸在上面蹭了蹭。

    殿下啊,我亲爱的殿下哥哥,以后阿梨一定?会对你好的。

    误会尽除,又多了个哥哥,小梨花格外开心,窝在太子怀里?,笑眯眯抱着他一根手指,慢慢睡着了。

    听着那?微不可?闻的小小呼吸声,蔺望尘面带笑意,试探这把手指拿出来,可?却把牢牢抱着他手指的小小妖怪也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哑然失笑,忙伸出另外一只?手将她托住。

    鉴于昨天晚上那?心惊肉跳的经历,蔺望尘可?不敢再让小妖怪睡在他怀里?。

    可?也不敢把她单独放在一旁,以免她睡到一半醒来发现,又要生气闹别扭。

    小东西?的暴躁脾气,他算领教过?了,可?不敢再以身?试险。

    蔺望尘起身?,拿了条帕子来将她包住,以免她睡着睡着,衣裳又睡没了。

    看着包得严严实实的小妖怪,他反应过?来自己又在犯蠢,小妖怪变大的时候,衣裳才会没,这块寻常帕子又不会跟着变,包住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于是,他又去箱笼里?翻了一件自己的里?衣出来,想提前给小妖怪穿上。

    可?小妖怪实在是太小了,试了两?下,根本就无从下手,只?得作罢。

    蔺望尘低头看着安安稳稳睡着的小东西?,想了想,就那?么?任她睡在手心上,另外一只?手往上一扣,将她包住了。

    想着如果她再变,这样他可?以第一时间发现,到时好扯了衣裳或被子先把人裹住。

    蔺望尘时刻提防着小妖怪要变身?,时不时看一眼,一个晚上都没睡踏实。

    不过?好在,小妖怪没有再变,一觉睡到了破晓。

    一晚上都没变,该是不会变了,那?晚看来是那?酒的缘故,以后只?要看着她不让她喝酒便好了。

    蔺望尘长舒了一口气,放松下来,打算再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还没睡实,就察觉小妖怪在手心里?拱,他睁眼,把手抬起来,果然,小东西?伸着两?条小胳膊在伸懒腰,他笑着问:“醒了?”

    小梨花伸完懒腰,揉了揉眼睛,在他手心跪坐起来,弯着眼睛打招呼,“殿下,早上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蔺望尘应了一声,也起身?,只?字未提一夜没敢睡的事。

    小梨花拍拍自己的小脚丫,伸着小手往床上一指:“殿下,帮我拿鞋子,还有斗篷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应好,先捏着小妖怪的小鞋子递给她,等她穿好,又把斗篷给她披好。

    小梨花抬起两?只?小手拢了拢头发,挽了个发髻,蔺望尘给她把小梨花簪子戴上。

    小梨花穿戴整齐,蔺望尘昨晚未曾脱衣,穿上鞋子,两?人就算收拾妥当。

    蔺望尘出门吩咐了句,很快,方竹带着一名?护卫端了水和早饭进来。

    等二人退出去,蔺望尘把小梨花从怀里?拿出来,两?人简单洗漱过?后,吃了早点。

    之后把各自的东西?收拾起来装好,蔺望尘披好斗篷,揣着小梨花下楼。

    方竹已?经结了账,候在一楼大堂,太子下来,便带人上楼去,把殿下的箱笼提了下来。

    蔺望尘出门,就见护卫们已?经牵了马出来,在院中等候,随时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客栈掌柜的带着两?个小二在一旁不停点头挥手,笑脸相送:“客官,下次路过?再来啊。”

    方竹丢了一枚银锭子到掌柜的怀里?,算作打赏,掌柜的连连道谢,笑得牙花子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蔺望尘翻身?上马,打马前行,护卫们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出客栈院子,穿过?原鹿城的主街,往南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正走到一半,迎头来了一群百姓,约么?十多个人,男男女女老?老?少少都有,看起来像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为首几个妇人路都走不稳,被旁人搀扶着,哭喊震天。

    “天杀的呀,谁偷了我的娃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囡囡呦,你去了哪里?,快回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福宝哎,我的福宝哎!”

    小梨花一听这话,从太子怀里?钻出个小脑袋来,小声说:“殿下,这是谁家丢了孩子,好像还不只?丢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伸手将她遮住,吩咐方竹:“去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方竹应是,翻身?下马,走过?去,拦住一个不停抹泪的老?人家,“老?伯,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的孙子和外孙子都丢了,哎公子别挡着我,我得去报官哪。”老?伯丢下一句,哭着匆匆去追赶人群。

    蔺望尘带头把路让开,让百姓们通过?,方竹又追上另外一位情绪稍微稳定?的男子,一路跟着询问,算是把事情问清楚了。

    他大步流星走回到蔺望尘面前,拱手禀报:“殿下,就昨儿一晚上,城东这一家就丢了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已?经不是原鹿城头一回丢孩子了,从端午节过?后,短短数月间,就已?经丢过?五个,加上昨晚这两?个,一共丢了七个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丢了孩子的人家都报过?官,可?至今为止,一个都没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七个?这么?大点儿个小城,竟丢了那?么?多孩子?

    小梨花震惊不已?,一想先前的旱蝗之灾造成的饿殍遍野,她脑中突然蹦出一个词来,“易子而食”,她不由地汗毛直竖,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曾经感?受过?父母无私爱意的小梨花,还是死活不愿意相信,这天底下会有父母能忍心把自家亲生孩子送出去让人吃掉。

    她觉得,肯定?是有什么?坏人把孩子偷走了,或者?,也有可?能是什么?恶妖在作祟。

    蔺望尘低头,就见手掌遮挡下的小妖怪两?只?小手抱着小肩膀,像是冷,他手掌蜷缩将她包住,拇指在她背上轻轻搓了搓。

    方竹见殿下说着话,突然低头看捂着心口的手,忙一脸关切地问:“殿下,您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蔺望尘随口答。

    见殿下神色如常并?无异样,方竹放下心来,又问:“殿下,要不,咱们留下来看看?”

    方竹等人并?不知道小梨花的存在,也不知他们往具区泽去,是为了寻找蔷薇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殿下此番带他们出门,是和以往一样,是降妖除魔历练来的,遇到此等怪异之事,自是想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蔺望尘垂眸看小梨花,用眼神询问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小梨花虽然着急去找蔷薇姐姐,但她也关心那?七个孩子的去处。

    先前殿下曾分析说,依着凌王对蔷薇姐姐的态度,蔷薇姐姐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,她们晚上个一天两?日,应该也没什么?大碍。

    而且,殿下是一国?储君,一向心怀百姓,他的子民发生这样悲惨的事,他想必是要留下探明原由的。

    其实殿下根本无需顾虑她的,但他还是体?贴地征询她的意见。既然这样,那?她也不能那?么?自私,只?顾她自己的事。

 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