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17、017

17、017

目录

    第十七章独当一面

    小梨花不曾留意太子的手指,仰着小脑袋看着他的脸,等着他回答。

    蔺望尘只停顿片刻,接着把屏风挪了挪,挡好缝隙,“一位故人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哦了一声,“原来是朋友呀。”

    那殿下手上有红毛,那也是在情理之中了。她就送了梨花簪子给蔷薇姐姐呢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那红毛老妖是什么,听肥遗的话,好像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本想再打听打听的,结果太子殿下伸出一根手指,在她头上轻轻点了点,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小梨花脱了衣裳鞋子,进了玉碗,痛痛快快洗了个澡,一身清爽,穿戴整齐,站在桌边小声喊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蔺望尘端了碗面进门,放在桌上,还和上回一样,用帕子包着小梨花的头发,施展灵力烘干。

    他本想给她梳头发,可小妖怪的小脑袋实在太小,他试了试,最后还是作罢,以免控制不好力道,再把她捏坏了。

    等小妖怪伸着两只小手把头发盘好,他把梨花簪子给她簪上。

    “殿下,水还是倒在花盆里吧。”小梨花指了指玉碗,蔺望尘依言照做。

    倒了水,他转身走回桌边,收起屏风,拿帕子擦桌子。

    小梨花站在一旁,伸着小手指指点点:“殿下,这里还有水,这里没擦干净。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,一人一妖,都不曾注意,花盆里,挨着根的地方,第二片叶子又支楞起来。

    收拾好桌子,蔺望尘在榻上坐了,夹了一根面喂到小梨花嘴边,“将就吃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面吃已经很好了。”小梨花格外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昨日听护卫们说起饿死百姓众多,她也只是有个概念,可今日去紫云山一路的所见所闻,她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饿殍遍野。

    活生生的人,就那么饿死在荒野,真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小妖怪站在面碗前,低着小脑袋斯哈斯哈小口啃面,蔺望尘眉眼舒展,静静看着。

    小梨花吃完,又就着太子的手喝了口汤,随后就站在他面前,眨巴着一双大眼,看着他吃。

    等他吃完,见碗底还剩了一点汤,小梨花小手一指:“殿下,不要浪费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蔺望尘从善如流,端起碗,把最后一点面汤喝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见殿下如此听话,小梨花开心地笑了,指了指柜子上一直放着的那几包点心:“殿下,这点心拿去给大家分了吧,我一个人也吃不了,别回头再坏了就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蔺望尘拎着几包点心,顺便把碗送出去,随后提了一壶茶回来,倒了一杯,放凉些,先喂小妖怪喝了两口,自己才喝。

    小梨花吃饱喝足,往太子胳膊上一靠:“殿下,城里有卖粮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怎么了?”蔺望尘放下茶杯,把小妖怪拿在手里,歪在榻上。

    小梨花坐在他手上:“殿下,我那一千两银子,我想拿来买米,救济灾民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你那点钱,杯水车薪,顶不了大用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晃了晃小脚丫:“能救一个是一个嘛,今日在城里过,都没见着官府施粥赈灾,那些百姓,哪怕一天能喝上一碗粥,也不至于饿死呀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想了想,点头:“待明日除蝗过后,我让方竹去安排,不用你的银子,孤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高兴了,从太子手上蹦到他胸口,不想踩着他走,便膝行着爬到他面前,伸着两条小胳膊抱了抱他的脸:“殿下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轻轻抚摸一下小妖怪,把她拿起来,却没接话。

    他当不起“好人”二字。

    小梨花坐在太子手上,两只小手托着下巴,好奇问:“殿下,我能问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问吧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小脸困惑:“今天在紫云山打肥遗,你一个人就能打赢,为什么不用神行术直接过去,让护卫们跟着,要骑那么久的马。”

    又热又累,还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蔺望尘耐心解释:“他们需要历练,见见世面,以后我不在时,再遇到妖物作恶,他们要独当一面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呀,小梨花点点头:“那晚在府里斗蛇妖,护卫们先打那一阵,也是为了历练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是。”

    想到今日太子除妖时是那么英武霸气,小梨花想了想,坐直身体,语气兴奋:“殿下,我也想历练,我以后也想独当一面。”

    还没他巴掌大的小妖怪,一本正经说要独当一面,蔺望尘觉得太过可爱,嘴角不知不觉扬了扬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的脸太大,小梨花一下就捕捉到了那转瞬即逝的一丝笑意,她不满踢着小脚:“殿下,你在笑什么,是在笑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蔺望尘当即否认:“孤只是想到一些趣事。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说,小梨花也就信了,“那殿下,下次再遇到妖怪,能让我也出两个大招吗?上回你给我渡了那么多修为,我的力量大涨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攥着小拳头挥了挥。

    蔺望尘好笑地问:“你都会什么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想到太子信手拈来那些变化多端的招数,小梨花有些不好意思,扭捏了下:“就是,上次你都见过的,梨香醉人,还有梨花飞舞,我只会这两招。”

    “对你是没什么用,但是对别人还是有用的,真的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点头:“名字怪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听吧,我也觉得好听。”小梨花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当初她这两招一修炼成,第一件事就是起名字,拉着乐游山上的小精怪们想了好几天,淘汰许多个,才确定下来的。

    她好奇问:“殿下,你那些大招,都没有名字的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不曾起过。”

    不论是武功,还是法术,实用便可,无需弄些花里胡哨的名字。

    小梨花拍掌惋惜,“那些招数那么厉害,该起个名字的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忍俊不禁:“那你给孤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小梨花很兴奋,小手比划着,“今天那招火烧肥遗,就叫烈火燎原?”

    还不等蔺望尘回应,她又摆着小手:“不好不好,好好的原野烧它干嘛,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歪着小脑袋冥思苦想,最后眼睛一亮:“不如就叫红红火火?”

    蔺望尘笑问:“为何?”

    小梨花:“寓意好,日子就要红红火火的呀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忍不住笑:“依你。”

    意见被采纳,小梨花很高兴,又给那晚那树叶子剑起了个名字“郁郁葱葱”,说是象征着生机勃勃,蔺望尘也说好。

    小梨花又询问了他那些符咒,听说是道家的,且已有名字,她就没敢乱改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儿,小梨花哈欠连连,犯起困来,往太子手上一躺:“殿下,我想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收拢手指,遮住光线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蜷在蔺望尘手心,睫毛轻颤,不一会儿合上眼睛,睡着了。

    蔺望尘坐起,抬手在小妖怪身上抚过去,一道金光闪过,一道无形的小小结届将小妖怪包裹。

    随后他单手画符,往上一指,一道金光穿过房顶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不多时,咔咔几声脆响,屋顶瓦片碎裂,一只灰羽黑喙的鸠鸟直冲下来。

    落在地上,摇身一变,成了个青年男子,灰衣、灰发、黑唇,英俊又诡异。

    蔺望尘微微而笑:“栾侯,多时不见。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