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7、007

7、007

目录

    第七章哄她开心

    小梨花抱着膝盖坐在蔺望尘手心上,垂头丧气:“殿下,你说我是不是再也变不会去了?”

    要是真变不回去,她要怎么去找蔷薇姐姐?又怎么回乐游山?

    见小妖怪一言不合又眼泪汪汪,蔺望尘思虑片刻,提议:“不如让我试试?”

    小梨花抬头,目露期盼:“好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右手掐了个诀,金黄色的荧光在他指尖闪耀,他将手指轻轻点在小梨花额头上。

    一股苍劲浑厚的灵力直冲体内,小梨花霎时精神抖擞,感觉立马能绕山跑上几圈。

    见小妖怪白皙的小脸须臾便满面红光,蔺望尘不敢多输,把手撤了回去。

    新鲜的灵力在体内乱窜,小梨花热血沸腾,坐都坐不住,站起身来,在蔺望尘手掌上小小蹦跶两下:“殿下,然后呢?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输了灵力给你,你再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把小梨花放在床上,还体贴地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小梨花感受着体内充沛的灵力,重振旗鼓,再施法术,可却依然无果,急得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:“连殿下的灵力都不管用,看来我是真的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连蔺望尘也颇为不解,见小东西肩膀一耸一耸,哭得抽抽搭搭,他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自打昨日小妖怪出现在他身边,他就一直没再吐过血,连咳都不曾咳一声。

    可见,困扰他许久许久的咯血之症,这回是彻底好了。

    虽不明就里,可显而易见,是这小妖怪的功劳。

    有恩必报,有情需还,他不想欠下什么因果。

    蔺望尘一抬手,手心里多了一枚绿色妖丹:“再试试这枚妖丹,可以帮你提高修为。”

    望着那枚有鹅蛋那么大的妖丹,小梨花心生警惕:“这是什么妖的?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昨夜那蛇妖的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一向只用日月精华和天地灵气修炼,一听这话,后退一步,两只小手背到身后,满脸抗拒:“可是,它是坏妖,它有杀孽在身。”

    别回头那些杀孽带来的因果,再全都转到她身上,那她岂不是很惨。

    她还想做个干干净净的妖,日后和蔷薇姐姐一同修炼成仙呢。

    蔺望尘伸手把小梨花拿起来,耐心解释:“莫怕,妖死孽消,我会炼化之后再给你用,蛇妖数百年的灵力对你大有助益。”

    把这些灵力渡给她,让她变强一些,不会被人随意捉去,也算报答她治好他沉疴之症的恩情。

    小梨花犹犹豫豫,再三确认那些杀孽不会转移到她身上,这才勉为其难松了口:“那好吧,既然殿下你这么想给我,那我就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这不情不愿的样子,噎得蔺望尘有些心梗,不过他也确实是为了还她人情,才劝说她收下。

    于是一人一妖在床上相对打坐,妖丹放在中间。

    蔺望尘左手托着妖丹,右手掐诀,施展法力。

    一团金色光芒将绿色妖丹包裹,随后丝丝金光从妖丹中剥离飞出,绕着小梨花旋转,顷刻将她小小的身体团团笼罩。

    随着蔺望尘手势变换,被炼化过的精纯灵力化作缕缕金光,慢慢浸入小梨花的丹田。

    小梨花按照蔺望尘教她的吐纳方法,慢慢运转,吸收灵力。

    等妖丹炼化完毕,小梨花全部吸纳,已是一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蔺望尘手里托着的妖丹,已经变得灰扑扑,俨然路边随处可见的寻常石子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小妖怪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能行。”修为骤然涨了一大截,小梨花容光焕发,神采奕奕,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来,施展灵力,试图变身,可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一人一妖皆困惑不已,蔺望尘思忖片刻,“你再试试别的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点头,想着那梨香醉人对太子殿下无用,便抬手伸出一招梨花飞舞。

    小花剑还是那柄小花剑,也还是在太子面前炸开了,雪白花瓣洒落他一身。

    小梨花摊手,蔫头耷脑:“看吧,还是那样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却眉梢微挑,把小梨花拿起来,用手托着她走到窗户那,往院中角落一指:“看那水缸,若以你之前的修为,这么远的距离可能击破?”

    小梨花摇摇头:“要走到近前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鼓励道:“现在不妨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小梨花不抱任何希望,可见太子殿下有些兴致勃勃的,便依言照做。

    她凝结灵力,抬手甩出一柄小花剑,“距离太远了,打不破……”

    “破”字还没落地,就听砰的一声响,硕大的水缸碎成无数小块,水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小梨花瞪圆了眼睛,一只小手指着水缸,难以置信:“殿下,殿下,是我砸烂的吗?”

    看着小妖怪目瞪口呆的小傻样,蔺望尘嘴角微弯:“可要再试试?”

    不待小梨花回答,被惊动的值守护卫们刷刷抽剑,齐齐飞奔过来:“殿下,可是有妖?”

    蔺望尘把小梨花往袖子里一藏,挥手道:“无妨,孤在练招式,你等且先退下。”

    护卫们放下心来,拱手应是,退出院外。

    蔺望尘把小妖怪从袖中拿出,小梨花兴奋不已,激动万分,抱着他的手指拼命摇晃:“殿下,殿下,我好厉害!还有没有水缸,我还想砸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眉眼舒展,把活蹦乱跳的小妖怪托稳,抬脚往外走:“院里没了,府里还有,孤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左手横着放在胸前,走出殿门,走出院子,闲庭信步在太子府溜达,到处找水缸。

    见他就这么大咧咧把自己带出门来,小梨花蜷成一团缩坐在他手心上,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蔺望尘看着那小小一团,觉得有趣,“无妨,无人敢盯着孤看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便坐直来,扒着他手指,从指缝里往外看。

    果然如他所言,沿途遇到的不管是护卫还是下人,一打照面,就全都低头行礼请安,没一个人抬头对视。

    小梨花放下心来,扶着他的手指站起来,也帮着寻找水缸。

    远远的,看见花园门口有个水缸,小梨花回头看向蔺望尘,见他点头,她小手一抬,一把小花剑飞出,直奔那口大水缸。

    意料之中,砰的一声,水缸又炸了。

    战斗力大幅提升,小梨花欣喜若狂,乐得直蹦跶,直接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笑了两声,意识到不能被发现,忙用两只小手捂着嘴,偷乐个不停。

    蔺望尘闻着阵阵那沁人心脾的香气,只觉身心舒畅,抬脚继续往前走,接着找水缸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短短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,整个太子府各个角落储水用的大水缸,全都碎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方竹今日沐休,躺在床上养伤,赤松忧心忡忡走进来,把今日发生之事说与他听。

    方竹不以为意:“殿下不都说了在练新招式,砸碎几个水缸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实话吧,”赤松面色无比凝重,“我还听到殿下笑了。”

    方竹翻他个大白眼:“吓我一跳,咱们殿下只是不爱笑,又不是不会笑。”

    想到他亲耳听到的那诡异笑声,赤松搓了搓胳膊,打了个哆嗦:“可是,我听到殿下是用女子的声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方竹大惊失色,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,下地就穿鞋: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,从昨儿殿下就不对,先是无端端发笑,后又突然使出一招什么树叶子剑,还有霍霍水缸这等孩童般的举动,可不是咱们殿下干得出来的,又用女子的声音笑,殿下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:“撞了邪吧?”

    ---

    小梨花被太子殿下托在手上,逛遍太子府,砸完了所有水缸,仍旧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往回走,她一路探着小脑袋四下观看,可直到回屋,也没再见着水缸的影子,就连先前打碎的那些碎片也都被清理干净了,可见太子府下人们的办事效率是极高的。

    蔺望尘走到罗汉榻前坐了,把小妖怪放在桌上:“你如今修为大增,日后自己当心些,绕着那些道行高深的修道之人,再避着些大妖,必能平安无虞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对太子甚为感激,弯腰朝他行了个大礼:“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也没解释她无意中治好了自己的咳疾,只是弯了弯唇角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刚才那一番砸,小梨花对自己的战斗力有了崭新的认识,她如今已经不再惧怕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攥着小手,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告辞:“殿下,我这次假扮新娘,其实是想坐太子府的顺风车来京城,我有别的大事要办。如今我也变不回去,没法帮你假扮太子妃,我、我要走了。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