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5、050

5、050

目录

    第五章

    蔺望尘不解:“为何?”

    小梨花叹了口气,无奈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打量着她小小的身体,想起先前她暴躁地朝他撒花剑的情景,猜测道:“许是你先前使用她太多灵力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心底生出一丝希望,两只小小的脚撑着床,一挪一挪,把身子转过来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她刚才也是这么想的,可后来休息过后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蔺望尘微微颔首:“以前孤见过其他妖,灵力耗尽也会变回原形,想来你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松了一口气,站起来,高高的仰着小脑袋,眼巴巴看着他:“太子殿下你那么厉害,你能帮我变回去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见小东西仰头费劲,便把她拿到手心上,举到自己面前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有些失望:“那你知道要怎样才能快速恢复灵力吗?”

    胸口前所未有的舒坦,蔺望尘眉目舒展,语气竟不知不觉比最初缓和了不少,素来冷冰冰的声音竟能听出些许温柔来:“你也不必太过心急,好生歇息一晚想必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也只有这样了。小梨花认命点头,又问:“那我今晚在哪休息?”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她是妖,是不会要她当太子妃的,想必不会让她留在他的寝殿。

    可出乎意料的是,他竟然说:“就在这即可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伸着小手指了指床上躺着的傀儡:“可是殿下,这床也睡不下。”

    其实并不是睡不下,她如今这么小的身量,随便搁哪儿都能睡,只是这床上躺着一个傀儡,待会儿再躺个一模一样的太子殿下,她总觉得怪异,又有些慎得慌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蔺望尘抬手一挥,床上那个傀儡太子即刻消失不见,成了一根颇为粗壮的红毛。

    小梨花惊奇不已,同样震惊至极。一根毛就能炼成如此逼真的傀儡,她还真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狐妖擅长变幻,难道这红色的毛发是哪只红狐的?

    可她在乐游山上见过的那几只小狐狸,毛也没这么粗啊。

    不待她细看,蔺望尘又一挥手,荧光一闪,那根毛不见了。

    小梨花转头看着他,先是恭维,后是隐晦打听:“太子殿下这傀儡术当真厉害,这是怎样炼成的,那根毛是狐狸毛吗?”

    先前对她有问必答,貌似和善好聊的太子却回避了这个话题,以问代答:“待会儿孤要用晚膳,你可要一同用些?”

    小梨花是个识趣之人,见他不肯答,便也不再问,压下心中好奇,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今日为了在天黑之前入城,车队从清晨就在赶路,晌午不曾停下用饭,也没人给她送吃的,她早就饿了。

    “那便一同去用些。”蔺望尘起身,手臂随之一晃。

    “啊呀。”小梨花没站稳,身子往后一倒,撞在他手指墙上。

    小妖怪一惊一乍的,蔺望尘停住脚步:“坐稳扶好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依言照做,抱住他一根手指,坐了下去。蔺望尘这才端着手,托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要到外面吗?”小梨花神色紧张,小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在外殿用膳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可我就这样出去,别人看到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无妨,不会有人随意进来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想起先前在太子府走那一路看到的场景,心道也是,这太子府一看就是规矩严苛的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外殿,蔺望尘走到罗汉榻上坐了,把小梨花放在桌上,开口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殿门打开,方竹走了进来,“殿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见腰间挎剑的魁梧护卫从门口径直走过来,而太子殿下丝毫没有遮掩她的意思,小梨花蹭地从桌上跳到他腿上,又顺着他的腿出溜到榻上,着急忙慌还摔了个屁股墩,急忙爬起来,跑到他身后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太子殿下怎么都不避人的,就这么明目张胆把她一只妖摆在桌上?

    看着这兵荒马乱的一幕,再看着紧紧揪着他衣袍的那只小小的手,蔺望尘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“殿下?”方竹没有得到回应,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殿下这又在无缘无故笑什么呢,这是今天第二回了吧。

    蔺望尘抬头,脸上笑意不见,恢复了惯有的清清冷冷:“上些膳食来,多拿一副碗筷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方竹应道,转身出门去办。

    殿门关上,蔺望尘再次低头去看,就见小东西扒着他的衣袍先是伸出一颗小脑袋来,探头探脑往殿门口看了看,见没人,这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他盯着自己,小梨花有些不好意思地攥攥小手:“殿下,我是怕给你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蔺望尘伸把小梨花捏起,再次放到桌上:“方才进来的是方竹,你不必怕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小梨花听出这叫方竹的护卫,就是先前说布下天罗地网要捉拿蛇妖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没忍住问:“殿下,这府里除了我,还有别的妖吗?我先前好像听你们说要捉蛇妖?”

    蔺望尘也不隐瞒:“有只蛇妖祸乱人间,害人无数,前阵子孤将她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恶妖害人,那是要杀的。”小梨花深感赞同,又问:“之后呢?”

    小梨花的意思是让他接着讲,既然已经杀了那蛇妖,为何又来了一只。

    不料,太子殿下会错了意,竟说:“炖了。”

    这太子殿下还真的吃妖!

    小梨花心惊肉跳,下意识后退两步,忙不迭再表清白:“太子殿下,我可是好妖,从来没害过人的,一个头发丝都没害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还伸出一根小小的手指来。

    见她动不动就惊恐不安,蔺望尘再次感叹这小妖的胆子太小,安抚道:“孤知道,你身上并无杀孽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小梨花略微放下心来,真心实意道:“殿下,你真是个好人,有的捉妖师不分青红皂白,见妖就杀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这句话哪里不对,蔺望尘原本还算平和的表情,竟然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坏了,她怎么能当着捉妖师的面说捉妖师的坏话。

    小梨花惴惴不安,忙紧紧抿着嘴不再说话,就那么怯生生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蔺望尘望着窗口方向,沉默良久,不知在想什么,神情愈发严肃。

    这种沉闷压抑的氛围,让小梨花压力很大,伸着两只小手拽住他的袖子扯了扯,声音弱弱的:“殿下?”

    蔺望尘低头看了一眼小梨花,交代道:“这几日你就跟在孤身边,以免那蛇妖入府,误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语气倒是和先前一样温和,看来并没生气,小梨花松了一口气,小鸡啄米般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需要布下天罗地网来捉的蛇妖,修为定然不低,自然是保命要紧。

    有了方才这一遭,小梨花压下好奇,不敢再追问为何又来了一只蛇妖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禀报声,方竹带着饭菜来了。小梨花下意识又要躲,噔噔噔就往桌边跑。

    见她还是怕,蔺望尘伸手将她拿起来,随手揣进了宽大的袖口里,直到方竹带着婢女进来,摆好饭菜再退出去,他才把她放回桌上。

    蔺望尘拿起湿帕子递到小梨花面前,小梨花就着他的手,在那可以给她当被子盖的帕子上擦了擦两只小手,顺便还抹了把小脸,先前好一顿哭,脸上不舒服。

    蔺望尘饶有兴味地盯着小东西忙活,等她擦完了脸这才接过,擦过手,拿了碗筷放在她面前:“用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那足可以给小妖怪当浴桶的碗,他及时把“膳”字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梨花站在桌上,低头看着那只绿色的翡翠大碗,还有那双她需要扛才能拿得起的玉筷:“……殿下,有小一点的碗筷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一伸手,手心上凭空出现一个漂亮的瓷碗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这是隔空取物,还是凭空变出来的?

    小梨花眼睛亮晶晶的,十分好奇地看着蔺望尘的手,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要是她也有这本事就好了。

    蔺望尘看着那对小妖怪来说堪比洗衣盆的碗,又变出几个碗来,可都不够小,筷子就更不用说了,就没有一双合适的。

    看来他是隔空取物了,不是凭空变的,不然不能这么久也没变出合适大小的。

    小梨花扯了扯他袖子:“殿下,别忙了,我用手抓着吃吧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看着桌上那一堆碗筷,收了手:“也好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小梨花指了指那漂漂亮亮的荷花酥,咽了咽口水:“我想吃那个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做了妖,可还没辟谷。

    品尝各色各样的美食,是她妖生中最大的乐趣之一,尤其是好看漂亮的食物,每每见了都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素嫣姐姐为此还特意学会了多种点心的做法,时常亲自动手做给她吃,哄她开心。

    大大咧咧的蔷薇姐姐出去玩,回来也会记得给她带各地的美味小吃。

    只有菩提哥哥是个懒得要死的,只会去佛前偷贡品给她,每回都连累小精怪们被小沙弥追着念经。

    小精怪们气不过,自然要辩解,可小沙弥怎么也不肯相信已经快成仙的菩提会偷贡品吃。

    气急败坏的小精怪们,自然要追着菩提哥哥一顿打……

    哎,想家了,想回乐游山了。

    等明天变回去,她就想法子出府,四处去打探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蔷薇姐姐的踪迹。

    等找到蔷薇姐姐,她们就一起回乐游山上,再也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蔺望尘把装着荷花酥的盘子挪到小梨花面前,小梨花伸着两只小手,把那足有她半人高的荷花酥掰下来一块,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口感细腻,香甜酥脆。

    小梨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