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16、016

16、016

目录

    第十六章红毛老妖

    小妖怪动作麻利,宛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小松鼠,蔺望尘看得忍不住轻笑。

    方竹到了近前,见到太子脸上的笑意,满腹狐疑:“殿下,可是有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蔺望尘收敛笑意,打马前行:“无。”

    方竹追上:“殿下,属下刚才好像看见您手里拿了个白色的东西,是什么?”

    糟糕,被方竹看见了吗?

    小梨花仰着小脑袋看太子殿下,一只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裳,一只小手不停摇摆。

    别说,别说,千万别说。

    蔺望尘大手在胸口轻轻抚过,从容不迫,“你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能是太热了,属下都有些头晕眼花。”方竹丝毫没有起疑。

    在他心中,太子殿下风光霁月,光明磊落,是绝对不可能扯谎的。

    见没有露馅,小梨花放松下来,小手松开,往下一出溜,躺下了。

    蔺望尘嘴角微不可见地勾了下。

    众人继续前行,方竹等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着灾情,谈论着即将要面对的妖物。

    小梨花听得入神,刚才那股灵力使得她精力充沛,总忍不住动一动,一只小手还无意识地在太子胸膛上戳戳点点。

    小妖怪在他怀里不停地拱来拱去,蔺望尘抬手遮住,手指轻轻拍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小梨花把衣襟撑开些看了一眼,见殿下目不斜视望着前方,嘴角却是弯着的,她以为殿下跟她闹着玩儿,翻了个身,面朝外,隔着衣服去抠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可太子殿下的手指像长了眼睛一样,上下左右不停移动,小梨花抓不到,斗志大起,跪坐起来全神贯注地去抓。

    蔺望尘看不见,但他想起自己养的小猫崽扑蝴蝶时,就是这般东一下西一下,分外有趣。

    一旁和同僚们聊天的赤松不经意扫到太子殿下在笑,拿马鞭偷偷杵了杵方竹的腿,示意他看殿下。

    二人齐齐看过去,望着太子殿下脸上名其妙的笑容,对视一眼,心中都止不住犯起了嘀咕,大战在即,殿下这是怎么的了呢,笑什么呢。

    前阵子,方竹已经确认殿下没有中邪,可总这么莫名其妙就笑,那还能是,脑子出现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二人心有灵犀,不约而同想到这个可能,全都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但这话可没人敢问,问了怕是要被殿下一掌拍飞,二人用眼神交流片刻,默契地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小梨花正和殿下悄无声息地抓手指玩,就听有名护卫问:“殿下,还要接着往前走吗?”

    小梨花好奇站起来,扒着衣襟探出半个小脑袋去看,就见大家已经到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先前一路上炙阳似火,可站在山下,仰头看去,陡峭的紫云山却被乌云遮住,灰蒙蒙一片。

    眼下不光热,还闷得慌。

    “就停在这里。”蔺望尘勒了下缰绳,吩咐:“叫阵。”

    叫阵,这是要打仗吗?小梨花激动起来,又往上蹿了蹿。

    方竹等人应是,骑马上前,列成一字队,使出浑身本事开骂,什么孽障祸害人间,缩头乌龟赶紧出来,丑八怪妖物快来受死,等等,所有用得上的贬损词全都搬了上来。

    护卫们使了内力,雄壮的叫骂声响彻荒野。

    “骂得好,加油!”一声小小的呼喊声从怀中传来。蔺望尘低头,就见他手掌遮挡后的小妖怪摩拳擦掌,在给大家伙助威。

    护卫们骂了一阵,就见山上那片黑压压的乌云开始往山下快速移动,随之而来的,还有刺耳的嗡鸣声。

    “殿下,是蝗虫。”方竹面色紧绷,护卫们也都神色凛然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小梨花定睛去看,这才看清,那遮天蔽日的一大片,哪里是什么乌云,分明是数不清的蝗虫。

    小梨花紧张不已,嗖地一下缩回太子怀里,可又忍不住想看,便像个地鼠一样,一会儿冒一下头,一会儿冒一下头。

    蔺望尘用手摸了摸胸口,吩咐,“准备火阵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上百名护卫高声应道,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先是拿出铲子,围着众人迅速挖了一道丈余宽的防火隔离带。

    挖好之后,拿了火油,围着隔离带外围撒了一圈。

    随后护卫们回到隔离带内,手举火折子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庞大的蝗虫群快速移动,须臾,众人头上的天就已被遮住大半,黑乎乎一片,几乎看不见天光。

    被数名护卫集中牵在一起的马匹开始躁动不安,发出阵阵嘶鸣。

    蔺望尘拍拍胯|下坐骑,那健壮的黑马抬起前蹄刨了两下地,仰头嘶吼一声,群马朝它这边围拢,慢慢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蝗虫在众人上空嗡嗡盘旋片刻,铺天盖地俯冲下来,恐怖万分。

    小梨花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,两只小手探出去紧紧抱住殿下的手。

    蔺望尘把她包在手心,等了片刻,待蝗虫飞得更近些,这才吩咐:“点火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护卫们应声,引燃火折子,往火油上一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蔺望尘抬手一挥,一道金光闪现,化成一道罩子将众人罩住,随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空气干燥,火油易燃,数个火折子丢上去,火苗呼啦啦蹿上天空,绕着众人形成了一道丈余高的火墙。

    无数蝗虫被点燃,烟熏焦糊的味道扑鼻而来,被烧焦的尸体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唰唰落地,遮天盖地的蝗虫群猛地四散飞开,顷刻间,漫天遍野都是。

    众人得以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小梨花惊奇发现,在她们所在的这个火圈内,竟然没有一只蝗虫尸体落下来,想必是殿下刚才挥出去那一道金光的缘故。

    正感叹殿下厉害,就见山顶飞下来一头巨大妖兽,飞至众人前方上空停住。

    小梨花抬头打量,就见那妖兽样貌似蛇,却十分怪异,一个脑袋,两个身体,长了六只爪子,背上还有四只翅膀。

    小梨花看向太子,想问问他这是什么东西,还不待开口,就听那怪兽嘶吼一声,朝众人一头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梨花吓得小脸一白,一下从太子衣襟蹿进太子手心里,抱着脑袋蜷缩成一小团,太子大手一合,将小妖怪整个包住。

    被温热的大掌包裹住,小梨花心下稍安。

    怪兽本想一下将众人撞死,结果没想到撞在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上,发出轰的一声,反被弹出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怪兽吃痛怒吼,声如大钟,震耳欲聋:“哪里来的臭道士?”

    蔺望尘从容开口:“一头两身,六足四翼,现身之地水流干涸,天下大旱,伴之蝗灾,肥遗,果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浑夕山好生待着,为何跑这里来为祸人间?”

    肥遗,这大家伙是上古怪兽肥遗?

    小梨花好奇不已,在太子手里拱了拱,从他手指缝里往外看。

    “干你何事?”肥遗扭动两条蛇身,挥动硕大的翅膀,扇出狂风,卯足了力道再次向结界冲来,想一举击破屏障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肥遗撞得眼冒金星,再一次被弹开。

    而那看不见的屏障,却依然坚若磐石,固若金汤,众人众马被护得稳稳当当。

    蔺望尘双腿一夹马腹,黑马抬蹄,沉稳前行,踏出火圈,迈出结界。

    “自己送上门来,就怪不得我了。”肥遗猖狂怪叫,晃了一下发昏的蛇状大头,朝着一人一马飞腾而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,殿下,快回去。”望着那血盆大口,小梨花惊惧不已,忍不住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莫慌。”蔺望尘从容淡定,抬手画符,随后一挥。

    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如同闪电一般飞出,正正击中肥遗肥大的身体。

    肥遗被砸得七晕八素,在空中翻滚不停,嘴里嘶吼怒骂:“哎呀呀,你个鳖孙,痛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凛声道:“回你的浑夕山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没有花草树木,只有破烂石头,我不回。”肥遗缓过劲儿来,大声咆哮,震动翅膀,准备再斗。

    蔺望尘抬手,又是一道金色符咒飞过去,直接把肥遗砸落在地。

    妖兽哀嚎,六只爪子撑着地想起来,几次都徒劳。

    蔺望尘骑着黑马,一步一步踏过去,走到它面前,居高临下俯瞰它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回,就不回。”肥遗哭嚎,“凭什么我就要待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啊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不说话,静静看着它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小梨花觉得这哭天抹泪的妖兽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那些死在路上的男女老少,又觉得它万分可恨。

    紫云山本来草木茂盛,鸟兽成群,方圆几个郡也都是肥沃良田,它这搬家一来,河流枯竭,荒野千里,百姓遭灾。

    肥遗生而旱魃体质,是有些不公平,可因它而死的那些万千生灵,难道就不无辜了嘛。

    想到紫云山上,原本说不定有和她一样快乐活着的小花妖,可如今却全都死光,小梨花就很气。

    她窝在太子手心里,从手指缝小声骂:“你到哪里,哪里就会寸草不生,旱蝗成灾。生而祸害,又何必为了一己之私祸害他人,还不快滚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以为她的声音很小,可肥遗是活了不知几千上万年的上古妖兽,耳聪目明,还是听到了,昂起巨大的脑袋四下里看:“谁,谁在骂我?”

    小梨花吓得赶紧把嘴捂上。

    蔺望尘微微合拢两下手掌,轻声说:“骂得好。”

    肥遗找了一圈,没看到女人,以为自己被臭道士的符咒打坏了脑袋,出现了幻听,张着大嘴又哭嚎一阵,死活不肯走。

    它笃定这臭道士那破符只能伤他,杀不了它,只要找个机会逃回山顶,它定能躲过此劫。

    蔺望尘等了片刻,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