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1、001

1、001

目录

    《小小花妖太子妃》/吾彩/2023年8月28日

    第一章:下山

    “什么,蔷薇姐姐断了手脚?”

    乐游山,古树参天,灵气充沛。

    半山腰上,矗立着一座千年古刹——乐游寺,寺内香火缭绕,佛音袅袅。

    寺庙院中,一株千年菩提枝繁叶茂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小梨花妖身着一身白底绿色小碎花的襦裙,坐在树枝上,托着腮,晃着腿,沐浴佛音。

    在她身边,挤着一群小精怪。

    小萝卜精往小梨花身边挪了挪,奶声奶气:“梨花姐姐,你好香啊,我喜欢挨着你。”

    他刚化形没多久,还是两岁孩子模样,白白胖胖,头上顶着一撮翠绿的萝卜缨。

    小梨花伸手掐掐他肥嘟嘟的小脸蛋,水盈盈的眸子弯成月牙:“我也喜欢挨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挨着小梨花。”只化出一张孩童脸,身体和四肢还是竹节的竹子精趴到小梨花肩上。

    “阿梨,还有我。”彩衣飘飘的蝴蝶精,扇动一双鳞光闪闪的半透明翅膀,双脚落在小梨花头上。

    小精怪们一拥而上,顷刻间,就将小梨花围了个严严实实,趁着住持打盹偷跑出来的木鱼怪直接扑在了小梨花脸上。

    小梨花娇笑连连,花枝乱颤,身上飘出阵阵淡雅香气,惹得小精怪们一阵猛吸。

    大家嘻嘻哈哈正闹着,千年菩提冷不丁晃动了下树干。

    小精怪们猝不及防掉落一地,惊叫连连,吵吵嚷嚷。

    “又来这招。”

    “坏透了。”

    小萝卜精修为低微,摔了个屁股蹲,眼泪汪汪。

    小梨花抱起他,柔声哄:“不哭嗷,菩提哥哥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菩提树舒展枝干,伸了个懒腰,声音懒洋洋:“吵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拍了拍菩提树粗大的树干,笑着哄:“菩提哥哥,你不要生气,待会儿我去接泉水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她们这群精怪,都是乐游山上土生土长的本地妖,日复一日聆听佛音,受之感化,开了灵智,修炼成形。

    菩提树更是如此,以他的修为,早可成仙,可到最后关头,却摒弃仙缘,不再修炼,执意留在人间。

    按理说,浸染佛音上千年,本该超脱淡然,可他却是个喜怒不定的性子。

    心情舒畅时,由着一群小精怪在他身上上蹿下跳,一旦暴躁起来,招呼都不打一个,直接把人撂在地上。

    每每都得小梨花好声好气哄上几句,再去取一些甘甜的山泉水来给他喝,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菩提树这会儿听了小梨花的话,冷哼一声,伸出一根枝条,把小萝卜墩卷回树上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“那你等一下,我去取泉水。”小梨花笑着说,小精怪们大呼小叫,要跟她一起去,小梨花自是应好。

    可刚一转身,就见院墙边那株爬满了一整面墙的红色蔷薇,无缘无故陡然断了两根枝条,断枝上茂盛娇艳的花朵瞬间枯萎,红色花瓣扑簌簌掉落一地。

    小精怪们齐齐变脸,飞身奔过去。

    菩提也现了身,修行千年,却是个翩翩清俊少年模样,一身墨绿衣袍,手摇折扇,冷脸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梨花轻轻拿起垂落在地的断枝:“蔷薇姐姐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株蔷薇长在乐游寺中五百年,年年繁花盛开,突然如此,委实怪异。

    小梨花看了看同样蒙圈的小精怪们,最后看向菩提:“菩提哥哥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菩提负手摇扇。

    “你是梨树成精,继而修炼成妖,化为人形。”

    “蔷薇与你不同,她是这株蔷薇精气凝聚而成的木魅,并非本体所化。本体和人形相依相存,共生共死。断而必伤,折而必亡,反之亦然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脸色大变:“那蔷薇姐姐她……?”

    菩提拿扇指了指那两根断枝:“怕是蔷薇那蠢丫头在外断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心疼不已,眼中霎时浸满泪水: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一百年前,她还是个生长在科技发达社会的普通大一学生,意外死亡,穿到了一棵灵智初开的梨花树身上。

    梨花树生长在乐游山脚的路边,遭遇山体滑坡,被埋泥土之下,眼看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一位好心的云游道人恰巧路过,将她救起,并把她移栽到乐游寺院墙外。

    彼时,她初来乍到,对修炼之事一无所知,困在梨花树内不得自由,格外想家,一天到晚总是哭。

    是一墙之隔的蔷薇姐姐教她如何采集天地灵气,吸取日月精华,又教她修炼,伴她成妖。

    百年下来,二人感情深厚,情同姐妹。

    可以说,要是没有蔷薇姐姐的朝夕陪伴,说不定她早就哭死了。

    她天生敏感爱哭,看个电视,能哭得稀里哗啦,和别人吵个架,更是会哭得影响发挥,回头一复盘,想到那些没说出口的话,越想越气,还会哭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她修炼成妖之后,这种情况更严重了。

    反正,她如今泪点奇低,一遇事,眼泪就不受控制地往下流,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丢脸。

    可蔷薇姐姐那么泼辣一个人,却从来不嫌弃她,总是温声细语地哄她开心。

    见小梨花两句话没说上,眼泪叽里咕噜又滚落一地,菩提嫌弃地啧了一声,赶紧说:“把断了的枝条接回去,再把那蠢丫头找回来,让她安分些不要到处乱跑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知道了方法,黎香擦干眼泪,撸起袖子,从小沙弥搭的豆角架上折下几截竹杆,接过小精怪们递过来的藤蔓,固定好蔷薇的断枝,施展灵力护住。

    随后交代小精怪们:“我要出远门去找蔷薇姐姐,蔷薇姐姐的本体你们要好生看护。”

    小精怪们齐声应好,让她放心去。他们灵力低微,妖力微弱,行不了远路。

    蝴蝶精舞动翅膀,围着小梨花飞来飞去:“人间那么大,阿梨你要去哪里找?”

    黎香望向北方:“京城。”

    几年前,蔷薇姐姐去人间历练,一天突然眉开眼笑地回来,说她爱上个书生,要去人间陪他共度几十载。

    蔷薇这一走,再没消息。只是记得,当时她说,那书生家住京城。

    “京城多道士,小梨花你可要当心啊。”竹子精忧心忡忡,竹节身体扭成麻花。

    小萝卜精不谙世事,抱住小梨花大腿不撒手:“梨花姐姐,你带上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人间凶险,你去不得。”蔷薇姐姐生死未卜,黎香心焦如焚,安抚地摸摸小萝卜精的小脸,不再磨蹭,和大家伙告辞就走。

    木鱼怪发出当的一声:“阿梨你认得去京城的路吗?”

    黎香头也不回:“我去江州黎府问问,素嫣姐姐定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望着那匆匆离开的背影,被忽视了的菩提脸色阴沉:“又是一个蠢东西。”

    ---

    黎香下了乐游山,赶到几十里外江州黎府,翻墙而过,一路避着人,轻车熟路地到了黎家大姑娘黎素嫣的院里。

    往日热热闹闹的院子,今日竟一个下人都未曾见到,黎香心中疑惑,快步进屋,穿过外间,直奔黎素嫣的卧房。

    一进门,还不待喊人,就见黎素嫣一身红衣,吊在梁上,脚下的绣凳已经踹翻,勒得双眼直翻,眼看就要断气。

    黎香大骇,飞身上前将人救下,扶着黎素嫣到床上坐着,拍着背给她顺气:“素嫣姐姐,好好的,你为何寻死?”

    黎素嫣缓过气来,抱着小梨花呜咽痛哭:“阿梨,我活不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黎家乃江南第一商,富可敌国,也正因此,被如今捉襟见肘的朝廷盯上。

    前几日,圣上下旨赐婚,要黎家女嫁给皇子,黎家以嫁妆的形式,上缴半数财产。

    相对于先按个罪名,再抄没家产,这已经算是格外开恩,黎家不敢不从,还得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钱没了可以再赚,半数家产换个皇子妃之位,借此攀上皇家,简直是太过划算的买卖。

    黎素嫣虽为黎家嫡出大姑娘,可母亲早亡,如今黎家后院是续弦夫人管家,本来高嫁皇子这样的好事,无论如何都轮不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续弦夫人生的二姑娘已及笄,正待字闺中,原是她嫁。

    可她一听说要嫁的人是终年咯血,没多久活头的太子殿下,她死活不干。

    皇家指婚,意在黎家巨额财富,圣旨上只说梨家女,并未言明要黎家哪个姑娘。

    于是,在续弦夫人的一番操作下,这婚事就落在了无人照拂的黎素嫣头上。

    黎素嫣和远房舅舅家的表哥两情相悦,两家正在议亲,眼看着就要下定,如今来了这么一遭,可谓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黎素嫣绝望不已,哭得不能自抑:“我阿娘没了,我父亲又是极偏心的,我那继母将我院里伺候的人罚的罚,卖的卖,支走的支走,想法子逼我就范,她说若我不能为黎家分忧,那这黎家的富贵我也不必享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梨,我如今,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气得不行:“你是黎家嫡长女,怎么就不能享这黎家的富贵!”

    “再说,这个家如今生意昌盛,还有你母亲的功劳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的富贵,又不是你继母打拼来的,哪里轮得到她这样说你。”

    别看黎家如今这番盛景,可当年黎家遭人算计,生意落败,是素嫣姐姐的母亲陪在黎家老爷身边,日夜操劳,这才落下一身的病,早早就去了。

    素嫣姐姐继母嫁进来的时候,黎家的生意已经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如果这话,是素嫣姐姐的父亲说,那无可指摘。

    可续弦夫人也是坐享其成的,她可以偏心,可以只顾着她自己的儿女,可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