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10、010

10、010

目录

    第十章皆有因果

    赤松闻声进门,倒了杯温水送上:“殿下,您喝口水缓缓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咳得停不下来,摆手示意稍等,待他催动灵力压制住,把帕子拿开,又是一滩血迹。

    他轻轻叹了口气,接过赤松手里的茶杯,一饮而尽:“去帮孤弄些梨花来。”

    赤松有些为难:“殿下,这个时节没有梨花开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一愣,是了,花朵都有季节的,“那去拿个梨子来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赤松端了一盘洗干净的香梨送来,蔺望尘拿起一个,用刀子切成小块慢慢吃着。

    赤松一脸忧愁:“殿下,这一天多没听到您咳,大家伙都还以为您这病好了呢,没想到又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又犯了。”蔺望尘也很意外和无奈。

    和小妖怪在一起,她身上的香味让他心口舒畅,咳都不曾咳一声。

    他也以为他这咳疾好了,不成想她这走了不过几个时辰,湍急的咳意再次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看来他这病是不曾好,只是和小妖怪待在一起得到了缓解而已。

    难道要将小妖怪找回来吗?

    罢了,他咳了这许多年,早已咳惯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天天东颠西跑,栖风宿雨的,又何必将那样一个单纯可爱的小东西禁锢在身边。

    打消心中念头,蔺望尘看向赤松:“宫中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赤松:“回殿下,今日八百里急报,包括颍川,汝南,河阳在内的十余郡,两月滴雨未落,旱地近千里,草木皆枯,近日又爆发蝗灾,此等情形若持续下去,民众存粮吃完,恐引起大片饥荒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把香梨吃完,拿帕子擦手:“圣上可有拿出什么章程?”

    赤松:“陛下急召各位大人到御书房商议,最终决定等凌王解决了具区泽水患,再赶去处置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凌王去具区泽,也有阵子了吧。”

    赤松点头:“到今日,已足足两个月了,可具区泽的水灾却愈发严重,不光乌程,故鄣两地悉数淹了,都快淹到了余杭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把帕子往桌上一扔:“你下去安排,过几日我们出发。”

    赤松追问:“去具区泽除水患?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先去颍川,救旱,灭蝗。”

    赤松又问:“殿下,太子妃可要一同出行?”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自打黎家太子妃进了殿下的寝宫,这两日就没见她再出来过。

    听去迎亲的兄弟们说,太子妃过分美貌,难道是殿下贪恋美色,宠爱过度,致使太子妃下不了床?

    那这可真是一件喜闻乐见的大喜事了。

    赤松眼中闪着熊熊八卦之火:“若太子妃一同前去,那属下得做好相应准备。”

    别的不说,服侍的婢女总得带上几个吧。

    蔺望尘眼帘微抬:“此事你不必管,孤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---

    菩提带着小梨花,一路飞奔出了城。

    见凌王府的追兵没有跟上来,菩提停下脚步,把小梨花举到面前,嫌弃地啧了一声:“你个蠢东西,怎的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小梨花也不计较他态度恶劣,“菩提哥哥,先前幸亏你来了,不然我怕是要被道士捉走了。”

    菩提:“那道士是我引来的,不是冲你去的。你这身上的妖气怎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小梨花回手拍了拍身后包袱里的玉佩:“太子殿下给了我一个法宝,可以遮掩妖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好东西,你好生收着。”菩提点头,把她放在地上:“这会儿没人了,你变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抬起小脚,踢了下地上的小土块,怏怏不乐:“我变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菩提伸手又把她拿起来,“为甚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小梨花闷闷的,想起自己那一招,担心地问:“菩提哥哥,我刚才可有打伤你?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菩提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肋骨,惊奇道:“短短数日不见,你这修为怎的暴增?”

    小梨花没敢提蛇妖妖丹的事,只是含糊道:“太子殿下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?”菩提不解,皱眉道:“他不是个要死了的病秧子吗,他怎会有修为?”

    “殿下才不是病秧子,他好好的,还很厉害呢。”小梨花也不隐瞒,又伸出一根手指摇晃着叮嘱:“不过这是秘密,菩提哥哥你千万别跟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这亲疏鲜明的口气,惹得菩提瞬间冷脸:“你才跟他认识几天,就一口一个殿下,还帮他说起话来了。”

    见菩提又抽风发脾气,小梨花抱着小拳头作揖:“菩提哥哥我错了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,可按照惯例,先道歉总是管用的。

    果然,菩提冷哼一声,脸色缓和了,“无缘无故,他为何赠你修为?”

    小梨花晃荡了两下小脚丫:“太子殿下想帮我变回去,结果没用。”

    菩提冷嗤一声,一脸不屑,“再厉害不也是个没用的废物,本尊来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对千年修为的大妖充满期盼,抱拳:“那就多谢菩提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菩提把小梨花放在地上,手上凝结灵力,朝她施展法术,成竹在胸:“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变!”“变!”“变!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“变”,可梨花还是那个小梨花。

    菩提黑脸:“本尊也是个废物?”

    连菩提哥哥都不行,小梨花很失望。

    见他黑脸,有心安慰两句,可知道他死要面子,也不敢乱说话,只好转移话题:“菩提哥哥,你怎么突然来了京城?”

    菩提把她重新拿起来,往前走:“闲来无事,出来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又到凌王府去了?”

    “路过。”

    哪有那么巧的事,见他不肯说实话,小梨花无奈哦了一声,“蔷薇姐姐去过凌王府,我是去找她的。”

    菩提:“她是去过,但如今已经不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着急问:“那她去哪了?”

    菩提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挣扎:“我得回去找她,菩提哥哥,你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菩提生气:“你这短手短脚的能做什么,先跟我回乐游山去找住持。”

    想到今日那惊险连连的搭乘旅途,小梨花老实了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先变回去再找,确实更方便些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菩提突然说:“太子府有结界,我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不明所以:“啊?”

    菩提:“蠢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反应过来:“你去太子府找我了?”

    菩提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不肯好好说话,小梨花也无奈,又着急地问:“菩提哥哥,你怎么走得这么慢?”

    被嫌弃了,菩提突然提速,身形一晃,消失在夜色中,徒留小梨花的惊叫声响彻夜空。

    菩提日行数百里,两日后便带着小梨花回到了乐游山,越过咋咋呼呼围上来的小精怪们,直接进了住持的禅房。

    小梨花把自己变小的经过讲了,末了问:“住持师父,我为什么变不回去?”

    住持须眉皓然,双手合十,道了句阿弥陀佛,“万事皆有因。”

    这禅意十足的话,说了跟没说一样,小梨花虚心求教:“住持师父,那你能帮我吗?”

    住持慈爱地看着蒲团上跪坐着的小小妖怪,“小梨花,老衲帮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大感失望:“那我要怎样才能变回去?”

    住持拨动禅珠,当当当敲起了木鱼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和菩提异口同声:“那不是要回太子府?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