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8、008

8、008

目录

    第八章依依不舍

    先前太子说他们是圣上赐婚,她突然消失不见怕是不妥,可如今她这样,也帮不上他,还不如趁早离开,去找蔷薇姐姐。

    但小梨花有些愧疚,太子殿下送了她那么多修为,还带着她满府地找水缸练手,她就这么走了,留他一人独自面对圣上,好像有些没情没义。

    可这么多天过去,蔷薇姐姐也不知怎么样了,她不能再耽搁。

    蔺望尘打量那还没他手掌长的小妖怪,“你要办何事,可要孤帮忙?”

    小梨花犹豫了一会儿,试探着问:“殿下,你知道哪里多书生吗?”

    见小妖怪藏藏掖掖的,似有什么难言之隐,蔺望尘便问:“京城遍地是书生,太学和各家书院更为集中,你要找的人姓甚名谁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小梨花摇了摇头,在心里叹气,当年她该跟蔷薇姐姐多打听几句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又隐晦地问:“那殿下你可曾听说,京城有哪个书生和妖怪成了亲的?”

    蔺望尘眉梢微挑,颇感意外。没想到小妖怪竟然钟爱书生。

    小妖怪生性天真单纯,而人心复杂多变,若她找个人族当伴侣,怕是要吃亏。

    何况,书生将来要走仕途,而当今圣上对妖的态度格外强硬,势要赶尽杀绝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若小东西当真和哪个书生有了牵扯,怕是要被诱骗着送到圣前,表忠心,换前途。

    若运气好,遇到个真心钟爱她,愿意为她抛弃仕途的,怕是也不敢明目张胆娶了她,估摸着要将她藏起来,以此来躲避流言蜚语,还有那些多管闲事的捉妖师。

    即便遇到个胆大妄为,也有本事和捉妖师抗衡的,可人的寿命短短几十年,最终也无法长相厮守,到时小东西怕是要哭得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蔺望尘语重心长劝了句:“切记,人妖殊途,万万不可结缘。”

    看吧,太子果然不赞成人和妖通婚的。

    小梨花见他神色严肃也不欲多说,便也不敢再问,生怕暴露了蔷薇姐姐,平白给她招祸。

    小梨花又问:“殿下,那我走了,要是圣上追究起来,会不会给你惹麻烦?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那倒是无妨,孤会另作安排,不过需要你一根头发,不知可否方便。”

    头发也是身体一部分,按理说不该随意送给别人,免得被有坏心之人拿去做法下蛊什么的,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但太子是个慷慨的好人,小梨花不忍直接拒绝,谨慎地问了问:“殿下,你要我头发做什么?”

    看来小妖怪还不算太傻,蔺望尘对她的戒心很是赞赏,解释道:“过阵子,我将出门远行,我需要你一根头发做成傀儡留在府中,掩人耳目。”

    他本也可以编个理由说黎家女死了,可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没有凭介,他无法变出个一模一样的人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问清缘由,小梨花抬起小手从头上拔了根头发下来,递给他:“一根够吗?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蔺望尘把那根头发攥在手心,再一张手,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小梨花看了眼窗外:“殿下,天色也不早了,那我就走了哦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本就冷心冷性,二人又只不过是阴差阳错的萍水相逢,他也不多留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她小小的身子,他还是善意道:“孤送你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正有此意,高高举起双手,蔺望尘伸手把她拿起来,往怀里一揣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院中,就见方竹和赤松两人脑袋叠在一起,鬼鬼祟祟趴在院门口往里看,一见到他出来,又嗖地一下把头缩回去。

    蔺望尘出声:“何事?”

    方竹一人走了过来,挠了挠头,压低声音:“殿下,三年前,属下被捉那次,您亲自将属下救出,您可还记得那是个什么妖吗?”

    无端端问起旧事,蔺望尘眉头微蹙,还是答:“黑熊,看上你,想让你做压寨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殿下,不必再往下说了,属下告退。”方竹匆匆行礼,转身撒丫子就跑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殿下中邪了吗?”等在外头的赤松见他跑出来,迎上来问。

    方竹踹他一脚:“中你个头的邪,以后少一惊一乍的。”

    赤松追着问:“你怎么确定的?”

    方竹懒得搭理,转身走了。当时殿下赶到的时候,他已经被那五大三粗的女妖扒|光了,正满山洞地蹿着逃。此事太过丢脸,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央求殿下切莫说出去,此事只有他和殿下知道,所以说,殿下不可能是被什么邪祟附了身。

    方竹跑走之后,小梨花从蔺望尘怀里探出头来,八卦地问:“殿下,黑熊想要方竹做压寨夫君呀?”

    蔺望尘颔首。

    想到方竹魁梧的身材,黝黑的脸庞,小梨花在心里感叹,这可真是将军书生各有所爱,蔷薇姐姐就喜欢白白净净的书生呢。

    蔺望尘揣着小梨花从太子府后门出去,走在空无一人狭长的巷子里,小梨花探出小脑袋四下张望:“殿下,你就这样出府,不怕别人看见吗?”

    外界传闻,太子常年咯血,时常昏迷不醒,是个没多久活头的病秧子,可他却好好的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搞什么把戏,可那傀儡的存在,就说明他不想让人发现他的行踪。

    蔺望尘:“无妨,不过孤只能送你到巷子口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足够了。”小梨花真心实意道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巷子口,蔺望尘把小妖怪从怀里掏出来,往地上一放。

    二人相处短暂,可小梨花天生多愁善感,临到分别,她竟生出些伤感来,挥挥小手:“殿下,咱们有缘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负手而立,低头颔首:“珍重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吸了吸鼻子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小小的背影,走了半天也没走出去多远,腿实在是太短。

    蔺望尘看着看着,突然出声: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不解,转身来看,“怎么了殿下?”

    蔺望尘从腰间解下一枚玉佩,三两步走过去,蹲下身递给小梨花:“这个戴在身上,可以帮你遮掩妖气。”

    京城道行高深的捉妖师众多,别再把小东西给捉了去。

    玉佩放在蔺望尘手里,小小一枚,可却比小梨花的脸都大。

    小梨花很是感激,伸出两只小手去抱,结果把整张脸挡上了,根本就看不见路,她又放回去:“殿下,多谢你的好意,我这也不好拿,还是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想了想,从怀里掏出一枚帕子,把玉佩包起来,打成个小小的包袱,给小梨花斜挎在背上:“这样便可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转了两圈,又走了两步,小脸上笑容明媚:“这样可以,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嘴角弯起,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“京城不太平,办完事快些回到你自己的地界去,莫要再来京城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善意的叮嘱,小梨花这下更难过了,背着小小的包袱,挥着小小的手,眼泪吧嚓,依依不舍:“回吧,殿下,回吧。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