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28、028

28、028

目录

    第028章 阿梨聪慧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原鹿城衙门, 说找县令,却被衙役拦在外?头,不?让进。

    衙役见身穿黑色斗篷,端坐于?马上?的高大男人, 容貌绝美, 气质高贵, 一看就是个大人物, 也不?敢得罪, 客客气气解释说县令大人此时正在办案,不?便见客。

    方竹翻身下马, 掏出一块令牌,上?前交涉。

    衙役仔细看过令牌, 又抬头看了一眼黑袍男人,道?了句请稍等,急匆匆走了进去?。

    很快,原鹿县县令白琮双手提着官袍, 带着一干人等, 一路小跑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马前, 白县令拱手长揖:“玄知道?长远道?而来, 白某有失远迎, 快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本以为方竹递的是太子的令牌, 没想?到竟然是道?长的令牌。

    即便当今圣上?崇尚道?教, 道?士们的地位跟着水涨船高,可一个道?长就能让正七品的县令如此礼遇, 看来这玄知道?长的名气很大呀。

    小梨花窝在太子怀里, 小手撑开他的衣襟,想?偷偷看一眼, 却只看到他那帅气逼人的大下巴。

    以前在乐游山上?,她和小精怪们每天只管修炼和吃喝玩乐,对?民间这些事从来不?曾刻意关?注。

    在江州城黎府住的时候,也只是无意听闻太子殿下是个病秧子,从不?知道?他还是个这么厉害的道?长的。

    蔺望尘察觉到小妖怪在偷看他,大手在胸口抚了一下,朝着县令微微颔首,翻身下马,抬脚往里走。

    也不?等县令询问,方竹直接道?明来意。

    一听他们是为了丢失的孩童而来,县令颇为激动:“玄知道?长来得正是时候,白某正为此事焦头烂额,自?打端午节那晚……”

    从端午节那晚开始,原鹿城开始隔三差五地丢孩子,先前那人说丢了七个孩子,只是在城中,城外?乡下还有,前前后后,丢了不?下二?十个了。

    只不?过为了避免引起恐慌,县令压了下来,没敢公布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县衙主要精力都放在应对?旱灾,安置灾民上?,只抽出两个衙役在调查寻找丢失的孩童,可却一直毫无线索。

    众人说着话,进了县衙正堂,那一家人正跪在地上?哭。

    白县令看向蔺望尘:“道?长,你看这?”

    蔺望尘微抬手:“大人请继续,贫道?一旁听听情况。”

    白县令应好,让人给?蔺望尘搬了把椅子。

    安顿好蔺望尘,白县令坐回公案桌前,一拍惊堂木:“堂下何人,把事情原委从头说来。”

    一名二?十多岁的男子抬起袖子,擦了擦眼睛,往前膝行几步,开了口:“大人,小民李二?,昨晚……”

    下了几天的雨,百姓们终于?熬过了这场旱灾,都欢喜不?已?。

    恰逢昨晚是李二?父亲生日,李二?就把姐姐李春桃一家喊了回来,张罗了一桌饭菜。

    虽是粗茶淡饭,可如今日子又有了盼头,一家人吃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饭后,大人们在屋内聊着接下来的打算,李二?家四?岁的儿子福宝,和李春桃家三岁的闺女囡囡就在院子里玩。

    大人们说着事情,突然察觉院内没了孩子的动静,匆匆出门去?看,却发现院子空空,孩子已?不?知所?踪。

    小梨花听得皱起眉头,小小声说:“都知道?城里丢了孩子,怎么还不?看紧点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般说,蔺望尘便一字不?差,当堂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李家人捶胸拍腿,懊悔痛哭。

    李二?答道?:“这位官人,是我等大意了。原本想?着,家里院墙那么高,院门锁得好好的,还养了狗,屋里门窗又都开着,有什么动静我们都听得见,哪个贼人还敢进来偷孩子不?成,谁成想?,孩子就那么悄无声息地没了,哎!”

    小梨花抠抠太子殿下的胸口,悄声问:“狗呢?”

    蔺望尘转述:“狗可还在?”

    李二?握拳捶地:“怪就怪在这里,我家那狗平日里有事没事都要叫几声,可昨晚孩子被偷这么大的事,它竟趴在那一动不?动,一声都没叫。”

    也不?等小梨花再抠他,蔺望尘接着问:“狗活着?”

    李二?点头:“活着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又问:“除了没叫外?,和平时比,可还有其他异样?”

    李二?:“从打孩子丢了,那狗就一直趴在那里,不?吃东西也不?叫,就跟傻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抠抠太子胸口,等他垂眸看来,她小小声说:“这事有古怪,不?像是人干的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颔首,看向白县令:“贫道?想?去?李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白县令求之不?得,满口答应,喊上?那两名负责孩童丢失案的衙役,让他们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随后又向蔺望尘致歉:“那就有劳玄知道?长了,这旱灾刚过,白某还有许多事物要处理,就不?同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说无妨,揣着小梨花,起身,跟着李家人和两名衙役一同出门。

    人走后,年轻的县丞低声请教:“大人,此人是何来头,为何您对?他如此客气?”

    县令斜睨他一眼:“这位就是贞山上?下来的玄知道?长。”

    县丞恍然大悟:“原来这就是那位法力高深,神秘莫测的玄知道?长啊,大人您跟下官提过,下官记得的,只不?过一直以为是位上?了年纪的,没想?到这般年轻。”

    县令也感慨:“我也不?曾想?过玄知道?长竟是个年轻人的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一行人出了县衙,为了节省时间,让一名护卫带着李二?,几人骑马先行。

    到了李家,蔺望尘让众人在院门外?等着,他带着小梨花进了门。

    院门一关?,小梨花就从蔺望尘怀里钻出来,两只小手扒着他的衣襟,小脑袋转动,四?下打量。

    蔺望尘站在门口,等她看完,低声问她:“可有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小梨花看着墙边趴着的大黄狗,小声说:“殿下,一般的狗,看到陌生人进门,哪怕不?敢往上?扑,也要叫上?几声,可你看这狗,一动不?动趴在那,目光呆滞,看起来像丢了魂一样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走了几步,蹲在狗前,抬手在它头上?隔空拂过,心中有了数:“阿梨说得对?,这狗确实丢了魂,身上?还有残存的微弱妖气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握拳恨道?:“果然是恶妖作祟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起身,在院中四?处打量,来到晾衣杆前停住,把小梨花拿出来,托在手心:“阿梨看看可有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站在太子手心,仔细打量晾衣杆上?晾着的几件孩童衣裳,突然小手一指:“殿下,这两件衣服上?有血迹。”

    “对?。”蔺望尘点头:“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知道?殿下这是有意历练她,小梨花应好,先在那两件衣服上?仔细打量,没发现更多线索,便把小斗篷往后一甩,嗖一下跳起,落在地上?,像个小兔子一样,在院子里来回蹦跳着,四?处查找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蔺望尘负手而立,视线追随着那小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小梨花把整个院落仔细检查了一遍,在墙根底下捡到一根黑色羽毛,她捡起来,举到面前闻了闻,嗖地朝蔺望尘蹦过去?: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伸手,稳稳接住小妖怪:“有何发现?”

    小梨花两只小手晃着那根羽毛,“殿下你看,这羽毛上?也有妖气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颔首:“那阿梨心中可有眉目?”

    小梨花认真回想?她听说过的所?有关?于?妖怪的信息,“有羽毛,那自?然是只鸟妖了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鼓励道?:“对?,鸟妖。”

    “会往衣服上?滴血,偷人家孩子,”小梨花接着想?,突然脑中灵光一闪,眼睛一亮:“殿下,那妖是不?是姑获鸟?”

    姑获鸟,也叫夜行游女,曾是某位天帝的女儿,穿上?羽衣是只鸟,脱下羽衣就成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她到人间玩耍时,被一个缺了大德的民间男子偷走羽衣,逼她嫁给?他,而后难产而死,痛失了孩子。

    那之后,她的执念就变成了夜飞昼藏,喜欢偷别人孩子来养的恶妖。

    蔺望尘目光赞赏,伸出一根手指在小妖怪头上?摸了摸:“阿梨聪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姑获鸟,那孩子们应该还活着。”小梨花松了一口气,挥动手里那根羽毛,焦急道?:“那殿下,我们快去?找她吧,去?把孩子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便走。”蔺望尘把小妖怪往怀里一揣,走到院门口,开门出去?。

    李家人已?经全部到齐,方才已?从衙役口中得知,这位被帽兜遮住半张脸,依旧能看出样貌超凡之人,乃是位修为高深的道?长,见人出来,众人跪地就拜:“仙长,求您救救我家孩儿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请起,我等定会尽力。”蔺望尘颔首,将方竹等人和两名衙役喊到一旁,如此这般,一番吩咐。

    跟来的几名护卫跟随两名衙役,去?把所?有丢过孩子的人家全都跑一遍,了解情况,查找线索。

    蔺望尘怀揣小梨花,带着方竹赤松,先回好再来客栈喊上?其他护卫,随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原鹿城,朝着西南方向的白露山方向纵马奔驰。

    小梨花探出小脑袋,四?下里看看,仰头看着蔺望尘,悄声问:“殿下,我们这是去?找姑获鸟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点头,一手扯着缰绳,一手兜住小妖怪,生怕她掉下去?。

    殿下的大手挡住了小梨花的视线,她干脆抱住他一根手指,钻到他手里,蔺望尘手掌微倾,将小东西兜在手心。

    跑了约么大半个时辰,众人来到白露山脚下,蔺望尘大手合拢,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