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4、004

4、004

目录

    第四章留下

    黎香崩溃了,她觉得她真的是太倒霉了。

    上辈子辛辛苦苦熬了那么多年,好不容易考上心仪大学,十一放假和同学出去爬山,就遇到了泥石流,被埋土里。

    一睁眼,就变成了一棵同样埋在土里的梨树。

    得亏那云游道人相救,这才得以继续活着。

    困在树里,她勤勤恳恳修炼上百年,才重新做回人,可这刚做了十六年,马上又要葬身捉妖师之腹。

    她怎么,怎么就这么命运多舛呀!

    小梨花泪如雨下,浑身颤抖,一阵一阵香气不断地从她身上飘出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只小妖的胆子如此之小,蔺望尘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他把手拿远些,用手指轻轻抚摸她小小的小脑袋,试图安慰:“孤不吃你,你别哭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。”小梨花的头被他泰山一样的手指重重压着,被迫低下头去,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蔺望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头一遭和这么小的小东西打交道,一时还真掌握不好力道,他把手指从小妖头上拿开,不敢再碰她。

    小梨花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小脸,怯生生地问:“我是妖,你也不吃我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再答:“不吃你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仔细观察他的眼睛,他目光严肃正经,不像开玩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一人一妖实力悬殊巨大,可谓天上地下,他要吃她,不过张张嘴的事,嚼都不用嚼,直接就能吞了,他也确实没必要骗她。

    再说,如今这情形,她也只能相信他不是嘛。

    略微一考虑,小梨花扶着他的手指站起来,对他深深鞠了一躬:“多谢太子殿下不吃之恩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见她不哭了,满意点头:“你是何妖?”

    小梨花抬起小小的两只小手,胡乱擦了擦眼泪,老老实实答:“梨花妖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梨花妖,难怪了。

    蔺望尘看向她那一身白绿相间的小小碎花裙,深呼吸一口,胸口顺畅通透,这种舒畅熨帖的感觉,真的是久违了。

    太医让他闲来无事多吃梨,说能清润止咳,然而并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难道他不该吃梨,该吃花?

    见他看她的目光奇奇怪怪,黎香怯生生提醒:“太子殿下?”

    蔺望尘回神,又问:“你叫何名,为何会在孤的寝殿?”

    今日进府之事阖府皆知,小梨花哪里敢隐瞒,“我叫黎香,是江城来的,原本是来嫁你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你是捉妖师,如今闹成这幅局面。

    蔺望尘看了一眼床上那件红色襦裙,顿时了然,眉梢微微挑起:“黎家胆子倒是不小,竟敢送只妖来糊弄孤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,神情未变,语调仍旧清清冷冷,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小梨花心里打鼓,怕连累黎素嫣,心思一转,撒了谎:“黎家人不知情,是我听闻太子府生活富贵,一时起了贪念,把本要出嫁的黎家姑娘打晕,假扮成她上了马车,太子殿下你别怪他们,都、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声音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蔺望尘把手拿近些,想看清小妖精那张小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小梨花心中警铃大作,连连往后退,整个背靠在了他的手指墙上,战战兢兢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蔺望尘盯着小妖打量。

    黎家即便当真有什么阴谋,也不会蠢到送这么个修为低微,又胆小爱哭的小东西来。

    那这只小妖明明如此惧怕他,却为何要撒谎?

    见他盯着自己,黎香胆颤心惊,扬起小脸,虚张声势道:“我说的都是实情,不信,不信你就吃了我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没有拆穿她的谎言,“你变小,是为了逃跑?”

    小梨花摇摇头,一想不能说自己被吓小的,不然太丢脸,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蔺望尘:“黎家女乃圣上赐婚,你若突然不见,回头圣上追究起来,孤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黎香稍微一琢磨便明白,太子这是不想让她走。

    待在这实力强大的捉妖师身边,实在是太恐怖了,她打心底里不想留下。

    可不留,又能怎么办呢?她打得过吗,有的选吗?

    既然非留不可,黎香就认真分析留下来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太子脚下,真的比她想象的要可怕太多。

    一个养尊处优的病秧子太子实力都这么强劲,那街上手握法器行走的那些道士和尚,岂不更加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她还要在京城逗留,寻找蔷薇姐姐的下落,如今也没有别的地方落脚,留在太子身边也未尝不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毕竟太子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,也说不会吃她,总比她莽莽撞撞跑到外面去,再落到什么人手里的好。

    至少这太子还是个可以商量的,比那上来就喊打喊杀的道士强多了。

    仔细衡量一番,小梨花点了点小脑袋:“既然殿下需要我,那我就留下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嘴角微不可见快速弯了下。

    小东西这话说的颇有意思,说的好像他求她留下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没说错,除开顾虑圣上和宫里那些人,他在她身边,这咳疾确实缓解了,在没弄清楚缘由之前,他还真不能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你变回来吧,我带你到府里四处转转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乖乖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应完心中陡然升起一丝懊恼,刚才一心着急逃跑,情急之下,竟忘了先变大再放大招的,不然说不定就能成了。

    见她乖巧,蔺望尘把她轻轻放在床上,随后就那么低头俯视着她,似乎对她由小变大的过程颇为感兴趣。

    小梨花想到自己刚才猝然变小时不着寸缕,抬起两只小手抱拳作揖:“太子殿下,麻烦你转过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不解:“为何?”

    小梨花指了指床上那一摊衣裳,十分尴尬:“我要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她身上这一身小碎花襦裙,是用她自己的花瓣和叶子变成的,按理说,是会跟着她一同变大变小的。

    但方才连番打击,她已经不大相信自己的灵力和法术了,别待会和那身外来的裙衫一样,直接被她变大的身体撑破了……

    岂不是丢了大脸。

    蔺望尘了然,起身往外走:“孤待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大巨人走出门去,小梨花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虎口脱险,她可真的是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平复一下心情,下梨花施展灵力想要变大。

    结果,竟失败了。

    定然是刚刚灵力耗损严重,还没恢复,小梨花这么想着,当即盘膝打坐,原地休息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再来,却依旧无果。

    “嘿呀,我就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不认输,站起身来,深呼吸,压低声音喝道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蔺望尘走到外殿,方竹仍持剑戒备着,见他出来,忙上前低声询问:“殿下,是何妖物,可凶残?”

    凶残?

    蔺望尘想起方才那一幕幕,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,走回桌前坐了,把适才吃了一半的香梨切着吃完。

    捕捉到那一抹笑意,方竹一阵错愕。这是来了只什么妖物,殿下怎么还笑上了呢。

    他有心细问,可见殿下正专心吃梨,便没敢打扰,生怕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咳嗽又起来。

    反正殿下也说了,妖气微弱,想必也成不了气候。

    蔺望尘吃完香梨,估摸着小妖应该也已穿戴整齐,便起身往里走,挥了下手示意方竹下去。

    方竹应是,行礼退出殿外候着。

    走近室内,没看到预期中的人,蔺望尘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但妖气还在,香气也在,并没有跑。

    他顺着那股香气走回床边,就见那只小梨花妖面朝床柱坐着,耷拉着小脑袋,垂肩塌背,小小的背影如同秋霜打过的茄子,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他坐在床边,低头看她,“为何还是这般?”

    这次太子没有刻意隐藏脚步声,小梨花早就听到他走进来了。

    可她此刻万分沮丧,不想转身,就那么背对着他,声音闷闷的:“我、我变不回去。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