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14、014

14、014

目录

    第十四章回避一下

    “原来我姐姐真的断了腿了,难怪花枝都断了。”

    蔷薇姐姐连路都走不了了,那腿得多疼啊。小梨花越想越心疼,抱着簪子,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小妖怪哭得梨花带雨,煞是可怜,蔺望尘拿帕子想给她擦擦眼泪,可那张小脸实在是太小了,他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小妖怪说她那姐姐断了花枝,想必也是妖了,这么想,蔺望尘就问了句:“你姐姐也是花妖?”

    都到了这时候了,小梨花觉得也没有必要再瞒着殿下,他那么神通广大,兴许告诉他,他能帮自己找到呢,于是点点头:“我姐姐是蔷薇花妖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你方才询问得那么详细,你可知道那抱着我姐姐的男子是谁?”

    想到店小二描述的那郎君的样貌和随从的打扮,蔺望尘俊眉微蹙:“尚不能确定,但和凌王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凌王?”小梨花一愣,想到在凌王府察觉到蔷薇姐姐的气息,激动得在他手心跪坐起来,“殿下,你能带我去找凌王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想到颍川等地的灾祸:“得等我忙完手上的事,怕是要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见太子答应,小梨花连忙抱着小手作揖:“多谢殿下,你先办正事,我等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她如今腿这样短,又漫无目的,要找到天荒地老去,还不如等殿下忙完带她去找更快。

    蔺望尘没说话,伸手把她小手上拿着的小簪子捏起看了看,随后给她簪在发髻上。

    蔺望尘打量着她:“你姐姐的花枝是何时断的?”

    小梨花:“就是我从江州城出发,跟着嫁妆来京城那日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一算,那也就是二十天左右,“那就奇了,凌王在两月前就已经去了具区泽,按理说,那个时候不该出现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也不明就里,“那会不会不是凌王,我姐姐离家的时候,是跟一个书生走的,凌王是书生吗?”

    蔺望尘说不是,“凌王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皇子,擅武,算不上是书生。那小二描述之人的气度和行事,也不是个寻常书生的做派,十之七八是凌王。”

    经小妖怪这么一问,蔺望尘反应过来,那日她向他打听书生,原来是为了找她姐姐。

    小梨花攥着小手,愁眉苦脸:“那怎么回事,我姐姐明明是和书生走的呀,怎么又和凌王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安慰道:“你先莫急,回头我差人打听一下凌王最近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。”小梨花点点头,又问:“殿下,凌王不是你弟弟吗,能不能麻烦你直接让人去他那问问,若是我姐姐在那,能把她接出来吗?”

    蔷薇姐姐一向爱憎分明,摔了面碗,又打了那人一巴掌,肯定是不喜欢他的,一定是因为断了腿,这才没办法离开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和凌王是兄弟,兄弟之间总是更好说话吧。

    蔺望尘耐心解释:“我与凌王虽是兄弟,但并非同母所生,他与我素来不和,若是你姐姐当真在他那,我不出面尚且还好,若我差人去接,他即便本来想放她走,也必不会再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凌王怎么这么坏的!”小梨花义愤填膺,气得两只小手攥成拳头,想打人。

    凌王府有道行高深的道士镇守,那凌王身边肯定也有道士跟着,说不定蔷薇姐姐被那些道士用法术困住了,不然依照蔷薇姐姐泼辣火爆的性子,不喜那个人,早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梨花越想越心焦,眼泪又止不住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    蔺望尘见她落泪不停,一时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安慰,想了想,把她放在自己肩头上,轻轻拍了拍:“别急,凌王能纵容你姐姐当众打他,也不曾发脾气,似是对你姐姐颇为喜爱,短时间内,她应该性命无虞,我们现在找人去打听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两只小手扒着他的肩膀,小小的脑袋趴在他肩头蹭了蹭眼泪,“好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把小妖怪拿起来,揣入怀里,走回众护卫歇息处,喊了方竹过来吩咐:“差人去具区泽,暗中打听,凌王几时到的,身边可有个身穿红衣,头上戴着梨花发簪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方竹应是,又问,“若有那么一个人,要如何?”

    蔺望尘:“暗中护着即可,切莫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方竹应是,走到队伍中,点了五人出来,如此这般交代一番,五人领命,打马先行,奔着千里之外的具区泽而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整顿队伍,再次赶路。到了晌午,众人就在路边歇息,啃了一些干粮,接着走,之后再没停歇。

    终于,在亥时到达颍川,在一个叫西不羹的小城落脚。

    进了城中,找到护卫提前赶来找好的院落。

    院子很大,原是一户商贾人家,因着颍川天灾不断,一家人举家往南逃难去了,宅院就只留了几个行动不便的老仆看守。

    护卫便以丰厚的租金租了下来,并让老仆们迁居别处暂住,如今这硕大的院子,已全部换成太子府的人。

    蔺望尘揣着小梨花到了自己住的屋子,关门之后,把小妖怪拿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小妖怪软绵绵的,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,他把她轻轻放到榻上,还贴心地给她盖了个帕子。

    随后摘掉穿了几日的斗篷,起身出门,准备去前厅,见前些时日到达的护卫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想起那日小妖怪找不到他,在后花园哭哭啼啼的模样,到底还是不放心把她单独留下,转身折返,把她用帕子包好,就露了个小脑袋出来,随后揣进怀里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小梨花是被吵醒的,发现自己还在殿下怀里,她便安心地窝在那,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殿下,按您吩咐,属下等人已将此次大旱的各郡跑了个遍,最后发现旱地中心,乃是据此五十里外的紫云山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发现什么妖物?”蔺望尘问道。

    妖物?难道旱灾是妖物引起的?小梨花好奇地竖起小耳朵仔细听着。

    护卫答:“尚不曾发现,但紫云山原本绿树成荫,眼下却成了光秃秃的荒山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又问:“附近百姓如何?”

    护卫摇头:“很惨,存粮几乎都吃完了,能找得到的草根树皮也都啃光了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直接问:“饿死多少?”

    护卫面色凝重:“官府尚未统计,但属下这几日沿途遇到的,不下千人。”

    不下千人,饿死了那么多人!小梨花震惊了,在太子怀里坐起来,把身上裹着的帕子扯掉。

    乐游山上是一片乐土,那里千百年来山清水秀,郁郁葱葱,各种野花野果漫山遍野,乐游山下沃野千里,百姓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没想到,同一片天地,竟然还有饿死的人。

    察觉到小妖怪在怀里拱,蔺望尘伸手护住胸口,以免被人看见。

    方竹见状,担忧地问:“殿下,您可是又要咳了?”

    蔺望尘摆手:“无妨,大家回去歇息,明日一早,我们去紫云山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带着小梨花回屋,把她拿出来放在桌上:“刚才吃面见你睡着,便没喊你,可饿了,要不要吃些点心?”

    小梨花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用一个茶杯倒了些温水,推到小妖怪面前:“一路奔波,洗个手净个面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说好,把袖子撸起来,两只小手伸到茶杯里撩水洗了脸,洗了手,接过太子递过来的帕子擦干。

    蔺望尘把点心包一一打开,从里面每样拿了一块摆在盘中,推到小梨花面前,又给她拿茶杯倒了杯水:“你慢慢吃着,我去沐浴,稍后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殿下你忙你的。”小梨花乖巧点头,掰下一块白兰酥慢慢啃着。

    蔺望尘从箱子里翻出换洗衣物,走进净室去沐浴。

    小梨花专心致志吃着点心,虽然用手接着,可白兰酥太过酥脆,还是掉了一小块在桌上。

    要搁在以前,她大概不会要了,毕竟这桌子她连踩带坐的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那些连树皮草根都没得吃的灾民,她小心翼翼捡起来吃掉了。

    她以后都不会再浪费食物了,不然良心不安,

    啃完小半块白兰酥,又撕了一小块云片糕,小梨花吃饱,站起来,把几包点心包好,绳子捆好。

    随后走到茶杯那,想喝口水,可她人太小了,太子殿下喝茶的这个杯子对她来说,差不多和大水桶那么大,她有灵力在身,举起来倒是不费什么力,可举起来的话,水怕是要洒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小梨花想了想,双手扶着茶杯的边缘,弯腰下去,像小动物那样直接用嘴去喝。

    蔺望尘从净室出来,就看到小妖怪趴在茶杯上,两只小脚翘起来,半边身子探进去,咕嘟咕嘟在喝水。

    他忍俊不禁,走过去坐在榻上,单手撑着桌子,静静看着。

    小梨花喝完水一抬头,就对上太子殿下那张大脸,吓了一跳,胳膊一滑,人就栽进了茶杯里。

    “当心。”蔺望尘眼疾手快把人捞出来,可小妖怪已经泡了水,湿漉漉的,从头往下滴水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对视片刻,都没忍住笑了。

    小梨花伸手抹了把脸,攥着小花裙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,“殿下,我、我可能得洗个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帮你备水。”相对于小梨花的羞赧,蔺望尘完全不觉得有何不妥,小妖怪在他眼中,就宛如他曾经养过的那个小猫崽一般,只是个需要他照顾的小可爱。

    太子一抬手,变出几个碗来,把小梨花拿起来放进去挨个试了试,挑出个大小合适的玉碗,先拿水洗干净,随后装满了温水,又贴心地拿了几扇点翠木制桌屏,将碗围成一个圈,随后把小梨花放进去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站在桌屏围成的小小独立空间内,眼睛弯弯。太子殿下当真是个贴心的人。

    她扒着屏风的边,探出小脑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