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小小花妖太子妃 > 12、012

12、012

目录

    第十二章你回来了

    “殿下?”落地之后,小梨花轻声喊,可却没人应。

    咦,这时候天还没完全亮啊,殿下就出去了吗?

    她仰头看向床上,床幔半撩,昏暗的光线下,影影绰绰的,可以看见拔步床上有人躺着。

    原来殿下还在睡啊,小梨花笑了,撒开腿跑到床边,攀着垂下来的厚重床幔利索爬了上去,随后一转身,跳到床上。

    一落在床上,看到并排躺在太子身边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,吓得小脸一白,跌坐下去。

    小梨花捂着嘴坐了一会儿,才想过来,这个“她”,应该是太子殿下用她的头发变出来的傀儡来着。

    “吓死妖了。”小梨花拍拍胸口,爬起来,走过去,站在枕头上,左边看看,右边看看,确定两个都是傀儡,松了一口气,同时又很失望。

    殿下用上了傀儡,那是不是说,他已经出远门了?

    小梨花很是颓丧,一屁股坐在枕头上,托着小脸,看着两个傀儡,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哎,还是来晚了。那现在要怎么办呀。

    小梨花坐了一会儿,看见窗户透过来的光更亮了些,决定先离开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不在家,那她留在这里干耗着也没用,还不如去找菩提哥哥,先让他带着自己去找蔷薇姐姐。

    等找到蔷薇姐姐,回头再来找殿下研究怎么变回去。

    “哎,白来了。”小梨花叹了口气,爬起来,往外走。

    贴着墙根,谨慎绕过两个站岗的护卫,沿着原路返回,找到自己藏着的包袱,又连拖带拽地往后门那走,打算从来路出去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京城外,百余里的官道上,一行人骑马前行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骑在一匹黑色骏马上,一身黑色斗篷从头裹到脚,咳得厉害,正是蔺望尘。

    一旁的方竹递上水囊:“殿下,可是吹到了风?早知如此,您就该乘车的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喝了一口水,压下咳意:“骑马能早到两日。”

    他把水囊还给方竹,双腿一夹马腹接着走,刚走了几步,他忽地一扯缰绳停了下来,回头看向京城方向,帽兜下的神情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跟着停马,看着他,方竹问:“殿下,可是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接着赶路,方竹跟我回去一趟,稍后赶上。”蔺望尘说道,调转马头,往回城方向赶。

    方竹吩咐几句,打马去追。

    二人跑了一段路,等大队伍看不见,蔺望尘勒停马,把缰绳丢给方竹:“你在这里等孤。”

    方竹接过缰绳,应是。

    蔺望尘以指做笔,凌空画了个缩地符,随后金光一闪,人凭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方竹两眼冒光,感叹万分:“咱们殿下就是牛。”

    ---

    小梨花拖着包袱,吭哧吭哧往后门处拽,还得时刻听着动静,巡逻的护卫,早起打扫庭院,抬水,做各种差事的下人,一旦有人从远处走来,她就得立马藏好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躲躲藏藏,走走停停,走了好一阵子,也没走出去多远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走到后花园,拖在地上的包袱被路边花丛中伸出的一截树枝挂住,拽不动了。

    怕把包袱皮刮坏,小梨花没敢大力拽,可轻轻拽了两下,竟然没拽动,不得已稍微加大力度,又一拽。

    这下好,刺啦一声,包袱是拽了出来,小梨花也因为惯性摔了个屁股墩。

    小梨花爬起来,身上的土都不顾上拍,把包袱翻过来看,就见本来干干净净的包袱皮,如今脏兮兮,还裂了个大口子,素嫣姐姐亲手给她做的,绣了漂亮梨花的小花裙也刮抽丝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花裙子。”小梨花心疼坏了,抿了抿嘴,仰头望天,想把眼泪憋回去,可一看还有那么远才能到的院墙,她还是没忍住,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臭殿下,为什么要走那么快呀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拢了拢破了的包袱皮,拖着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蔺望尘赶回府中,先回屋看了看,闻到那一缕淡淡的香气,确认小妖怪回来过,便又闪身出了屋。

    追着那缕香气寻到后花园,就看到花丛之间,一个小小的小妖怪,背上背着他给她打的那个小包袱,小小的肩膀上背着一截包袱带子,像个拉船的纤夫一样,拖着个大大的包袱,费劲巴拉往前走。

    边走边还抽抽噎噎地哭着骂他:“臭、臭殿下,坏、坏殿下!”

    可怜兮兮,凄凄惨惨,看得人心都化了。

    小妖怪不管是开心笑,还是伤心哭,但凡情绪激动,她身上的香味就越发浓郁,蔺望尘赌了几日的心口瞬间畅快了。

    他几步追上去,清冷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温柔:“为何骂人?”

    四周乌漆麻黑,静静悄悄,冷不丁有个人在身后出声,小梨花生怕被人发现,本就战战兢兢,这一声吓得她瞬间炸毛,回头一看,一团黑乎乎的影子,嗷一声蹦起来,包袱都顾不上,撒腿就跑:“鬼呀~”

    娇娇糯糯的声音都劈了叉。

    蔺望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长臂一伸,把小梨花捞起来,嘴角弯起一个柔和的弧度:“莫怕,是孤。”

    “殿、殿下?”小梨花惊魂未定,定睛打量面前戴着黑色兜帽的人。

    蔺望尘颔首:“是孤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伸着两只小手够他,蔺望尘把她往面前拿了拿,小梨花把他的兜帽往后推推,这才看清他的脸,当即委屈得不行,大颗大颗眼泪叽里咕噜往下掉:“殿、殿下,我找、找不到你,我以为你走了。”

    眨眼功夫,蔺望尘手上就一片湿润,看着哭得肩膀直耸的小妖怪,他抬手轻轻抚摸她的小脑袋:“你事情办完了?”

    小梨花摇摇头,抬手擦了擦眼泪:“还没,我回了一趟家,问了一位长辈如何变回去,他说解铃还须系铃人,所以我就回来找、找你,可是,我看见傀儡了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有心给她擦擦还在往外涌的泪珠,又怕自己粗手粗脚弄伤她,没敢伸手,只是把她放在手心里,让她坐着:“本是走了,忽然想起一点事就折返回来。”

    刚才那一瞬间的心灵感应,他没法解释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何,他就是觉得应该回来看看,结果真的回来对了。

    幸好他回来了,不然小东西还不知要哭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小梨花仰着小脑袋,怯生生地问:“殿下,你要去哪,我能跟着你吗?”

    在她变回去之前,她得和他待在一起,可太子殿下显然是要去办什么大事,她总不能让他为她耽搁留下,她也没那么大的面子,所以只能跟着他了。

    如此,甚好。

    蔺望尘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带着小妖怪,至少他的咳症不会再犯,办事的时候也能利索些。

    动不动就咳得透不过气来,若是寻常时候也就罢了,需要出手时,当真要命。

    没想到太子殿下这么好说话的,小梨花很开心,坐在他手心上,晃了晃两只小脚,抱着小拳头朝他拱了拱:“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小妖怪说哭就哭,说笑就笑,变脸速度如同几岁孩童,蔺望尘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小梨花伸手一指地上:“殿下,麻烦你把我的包袱也带上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弯腰捡起来:“包袱里装的什么,若不急着用,不如放在家中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姐姐给我做的新裙子,就留在家里吧,反正现在我也穿不上,等我变回来了,下次再来取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说着,跳到包袱上,钻进去,掏出那些银票,两只小手捧着送到蔺望尘面前:“殿下,我有一千两,你先帮我收着,其中一百两算我交的伙食费,我找你帮忙,总不好白吃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小一个人,吃得还没小鸟多,竟然一本正经地要交伙食费。

    蔺望尘听得有趣,没忍住笑了下,“你待在孤身边,孤也很开心,不用你交钱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小梨花开心得眉眼弯弯,把银票抱回怀里:“殿下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说他是好人,这话蔺望尘没法接,一手托着小梨花,一手拎着包袱先行回了趟院子,把小梨花的包袱放在柜子里。

    见她还抱着银票,蔺望尘示意她放回包袱,小梨花摇头:“我还是带着吧,万一路上要用呢。”

    吃人家的,用人家的,万一遇到什么想买的,总不好也伸手跟人家要钱吧。

    见她坚持,蔺望尘也不多说,伸手:“那好,我帮你放着。”

    小梨花应好,把银票放到他手上,蔺望尘揣入怀中,“我们现在就走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梨花乖巧点头,可肚子一阵咕噜噜,她不好意思地伸手捂住,讪讪地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饿了?”蔺望尘问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儿。”生怕太子出门走了,这两天她一个劲儿催着菩提哥哥赶路,除了菩提哥哥随手给她摘的几个野果子,她基本上都没怎么吃东西,早就饿得透透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。”蔺望尘说着,在空中画了道符,小梨花只觉得眼前一晃,人就到了厨房。

    她抱着蔺望尘的手指,惊得瞪圆了眼睛四处打量:“哇,这是什么法术,好生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神行术。”蔺望尘说道,在厨房四处翻了翻,只有蒸笼里有一锅冒着热气的馒头。

    这些是府里下人吃的,如今太子和太子妃忽然“昏迷在床”,无需膳食,厨房不会做什么精致的点心出来。

    “馒头可行?”蔺望尘看着小妖怪问。

    小梨花点点头:“成的。”

    蔺望尘掏出一枚帕子,包了一个馒头,放入小妖怪怀中。

    小梨花抱着对她来说堪比枕头大小的馒头,乐呵呵啃了一口,烫得斯哈斯哈:“好吃。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